59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不世妖孽 > 第二百八十六章、大失所望

不世妖孽 第二百八十六章、大失所望

    只见赵南霜手中的花伞又发出万千彩丝,将困住白发老者的囚笼层层包裹,并且急剧缩小,片刻功夫,那如同茧壳的囚笼便缩成直径不足一丈的大小。

    白发老者面如死灰,手中紫金罗盘飞到头顶,蓦然放大,光芒倾洒而出,化为金钟光幕,撑住收缩的彩丝囚笼。

    赵南霜格格笑道:“你这臭老道的龟壳还真硬,本王看你还能撑到几时!”纤手甩舞,彩丝发出‘噔噔’之声,道道彩光向金钟扫去,发出‘咚咚’的钟鸣之声。

    白发老者狠声道:“小小舞姬,不过盗走了一件神器,竟也敢在下界作乱,就凭你的道行,也想跟我斗!”双臂平张,掌心向外,磅礴真气撑起金钟,光芒大盛,缩小的囚笼又开始膨胀。

    赵南霜脸色微变,白发老者的真气的确强劲,她不得不运足真气与其对抗,彩丝发出‘吱吱’绷紧之声,“被本王困住竟也敢张狂,你的道行也不过如此!”

    冷千刃见赵南霜有些勉强,问道:“要不你将他放出来,我来对付他?”

    赵南霜道:“你先将青铜棺带走,我这边不需要你管,即便徐市赶来,我杀不死这臭老道,也能轻松逃脱。”

    冷千刃不再多说,提着长刀,走向青铜棺,仙道院的人皆受重伤,哪里还有人胆敢上前阻拦,这与送死已无分别,只能眼睁着逆天教将青铜棺带走。

    这时,无障从青铜棺后直起身,一个翻身又坐到棺盖上,微微笑道:“你要想取走它,还需过了我这一关!”

    冷千刃打量着无障,冷哼一声道:“就凭你那毫无真气的体质,本王杀你如同碾死一只臭虫那样简单。”

    “人不可貌相,修行之路也绝非唯有修气一途,我虽无真气,但若想杀我也绝不会如你说的那般简单!”

    冷千刃看了一眼远处的逐浪,转而对无障道:“真看不出你有何本事,竟能让那小子死心塌地的跟着你,那就让本王见识一下你的真本事!”手中长刀再次燃烧了起来。

    无障摇了摇道:“你应该先确认这里面装的是何物再来抢夺,或许,这里面除了机关暗箭外,什么都没有呢?”

    冷千刃道:“你无需用这话来拖延时间,我们已经得到可靠消息,这青铜棺是徐市从南海打捞出来的,里面是太一的指骨,绝对错不了!”

    “你如此肯定,恐怕结果会令你大失所望。”

    冷千刃喊道:“看来你的本事只是你的这张嘴,本王这就让你闭上这张嘴!”豁然飞起,长刀在空中划出一道虹光,破空劈向无障,气吞山河。

    龙泉在南疆已见识过无障的身手,体内虽无真气,但剑法和剑意却很强,即便受到强者围攻仍能杀出重围,不但识破了他的身份,还使出嵩山的剑法,到现在为止,他也没有想明白无障是如何偷学的。

    不过龙泉认为,无障再强也不可能胜过冷千刃,只是不清楚两人的差距有多大,唯有期待这一刀的结果。

    无障面对这一刀,好似没有做好准备招架的招式,也无退缩之意,如同等死一般,只是手按在圆盘上,开始动了,动的飞快,根本看不清他扭动圆盘的次数。

    冷千刃大喊道:“找死!”长刀劈落的速度更快了,他要在无障触发机关前将其劈死。

    无障手上虽快,但口中说的却平静,“我已经提醒过你了,准备抵挡吧。”话音刚落,只听青铜棺‘砰’地一声,黑光爆闪而出,四面荡开。

    这黑光是由上万枚细小的黑沙组成,经过机关发射速度已快到了极限,可断铁穿石,冷千刃见状大惊,他没想到无障真是个疯子,竟真的敢触发机关,长刀已劈至无障眼前,急忙收刀,在身前抡起光轮,同时激发周身护体真气来抵御。

    ‘铛……’黑沙撞击在光轮上,火星连成光幕,冷千刃的身体在半空中被连续的撞击荡回,落地之后,又划出十几丈远,仍在抵挡密雨般的黑沙。

    赵南霜转头看向扑面而来的黑沙,眉头紧皱,紧忙将‘天罗伞’撑向黑沙,‘砰……’黑沙撞击伞布,将她也推出十几丈远方才站稳。

    白发老者尽管有金钟光幕护体,仍不敢怠慢,将紫金罗盘立在身前,‘铛……’鸣响连连,火星迸飞,还好他预料不差,黑沙的确穿透了金钟,可见黑沙的力道是何等的惊人。

    芸初正在为无障担心,见机关触发,黑沙袭来,以为无障难逃一劫,失声惊叫,“师父!”欲要上前,却被逐浪抓了回来,推到身后,逐浪长剑炫出剑雨,还好他们离的较远,黑沙不是太密,即便如此,逐浪也使出全力才卸掉爆射而来的黑沙。

    江元等人也同样使出浑身解数各自抵御黑沙,修为弱者,直接被黑沙击中,哀嚎一片。

    冷千刃将长刀重重立地,身体一震,虽抵挡绝大部分的黑沙,仍有十几粒黑沙贯穿护体真气击中身体,这黑沙含有剧毒,若不迅速逼出,必会中毒而亡,连忙大喝一声,调动周身内力,‘嗤……’衣衫破碎,十几道血线从身体各部位喷出,狠狠瞪向中心方向,寻找无障的尸体。

    可他还未寻到,便又听见‘轰’的一声,大地震颤,犹如地动般,黑烟滚滚袭来,这次,所有能动的人那里还敢留在原地,转身便逃,就连赵南霜也顾不上与白发老者斗法,收了彩线向外飞闪。

    白发老者破开正在解除的网笼,哈哈大笑道:“真是个很好的白痴!”飞身逃离区域。

    逐浪抓着芸初的后襟奔离,泪水从芸初的鼻尖滴滴滑落,口中喃喃道:“怎会是这样,……,你为何要拦着我?”

    逐浪淡定道:“你上前只能是白白送死。”

    芸初道:“师父为何要这样做?”

    “自有他的理由。”

    “你为何不拦着他?”

    “我没有理由拦着他,更没有这个权利。”

    芸初道:“真是个冷血的人,师父怎会收下你这个弟子。”

    黑烟掀起几十丈高的巨浪向四外散开,所过之处草木迅速枯萎,化为黑灰,来不及逃脱的人被黑烟淹没,化为白骨,波及半里才减速,逐渐变淡消散。

    ……

    半柱香后,白发老者带着江元等人踏着漆黑的地面又回到青铜棺前,青铜棺仍留在原地,完好无损。

    白发老者看着青铜棺道:“机关已失效,现在打开它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了,东西应该还在里面,没想到这小子在死前竟为我们做了一件好事。”

    “你这臭老道怎知是为你们做了一件好事,难道你认为你们这些人能胜过我们?”赵南霜撑着伞,从对面飘来,身后跟着的是面色冷森的冷千刃和几名逆天教的教徒。

    白发老者瞪着赵南霜,狠声道:“正愁寻不到你们,来得正好!”二话不说,飞身而起,手中紫金罗盘发出道道流光打向赵南霜。

    赵南霜笑道:“又来这一招!”撑起‘天罗伞’抵挡,‘砰……’火光迸飞。

    白发老者一招攻出,紧接着便飞出手中紫金罗盘,骤然放大,如飞旋的磨盘般扫向赵南霜,雷霆万钧。

    ‘铛……’一声刺耳的鸣响,冷千刃一刀将其震回,而他也被巨力震得向后一退,胸内气血翻涌,险些吐出一口鲜血,若不是耗费大量的内力逼出毒沙,他绝不会如此地步。

    赵南霜对冷千刃道:“我来对付他,你去夺指骨!”旋转‘天罗伞’,彩丝如瀑放出,穿向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接住飞回的罗盘,对江元等人喊道:“还等什么,快去取来!”单手捏诀,罗盘放射金光罩向涌来的彩丝,‘噔噔……’彩丝撞到金光发出嗡鸣声,金光与彩丝相持不下,停在半空,光芒璀璨。

    江元等人闻言,皆冲向青铜棺,刚到近前,就见到冷千刃挥刀扫来,急忙挥剑抵御,‘砰砰’连响,几人皆被震飞。

    白发老者骂道:“一群废物!”震开彩丝,借力后退,手中紫金罗盘从手中飞旋而出,呼啸掠向已来到青铜棺前的冷千刃。

    冷千刃抡起长刀,劈向紫金罗盘,‘呛……’火星迸射,紫金罗盘被震回,冷千刃倒退数步,这时,‘天罗伞’变成一张大网,从天而降,罩向白发老者。

    白发老者不敢怠慢,扬起飞回的紫金罗盘,发出一面星云光幕,与之相抵,大网被擎在半空,光彩奇异,但白发老者身体也不能自由,必须全力抵御彩网的下落,否则又会被困在其中。

    冷千刃慢步来到青铜棺前,这时已没有任何人能阻拦他,打量片刻后,谨慎去扭动棺盖上的圆盘,‘咔咔’只是圆盘转动的声音,并无机关响动,又继续扭动了几下后,仍不见棺盖打开。

    冷千刃目光一聚,后退一步,长刀燃起火焰,对着棺盖突出的前端,由下向上,劈了上去。

    ‘哐……’如洪钟般的巨响,厚重的棺盖竟然被冷千刃这一刀掀了起来,‘呼呼’旋转飞起,落到百丈外,众人皆看向青铜棺,许久,并未观看到其内有彩光、异象放出。

    冷千刃上前定睛看向棺内,面色一凝,棺内除了四周的机关外,里面什么都没有,“真让那小子说对了!”

    白发老者掠至棺前,也同样震惊,整个身体都跟着一颤,“这绝对不可能!”

    赵南霜冷视白发老者道:“你这老道装的倒是很像,好似你也是不知情似的,当真不知道这里面的东西已被掉了包?”

    白发老者置若罔闻,自言自语道:“贫道寻了将近百年,这上面的记载与传说完全吻合,怎可能是空的,难道是机关启动时,将其内的东西毁灭了?……,不可能,绝不可能!”

    冷千刃见白发老者紧皱眉头苦苦思索的神态,对赵南霜道:“若是他们掉了包,绝不会有方才那样的毒浪爆发出来,他们还不具备那种能力,由此来看,这青铜棺他们应该是没有打开过。”

    赵南霜轻叹一声道:“我们竟为了一个空棺打了大半天,真是没趣,这棺材就留给这臭老道用,我们回去复命吧!”说着,撑起花伞,飘到了冷千刃的身旁。

    “休要逃走!”远处传来一声喝斥,紧接着,一道碧光照射过来。

    赵南霜、冷千刃见到碧光射来,急忙避开,‘砰……’碧光落下,大地瞬间裂开一道缝,寻声望去,来人正是徐市,紧随身后还有若谷等几名仙道院长老。

    徐市手持混元玉虚炉快速掠到白发老者身边,看向青铜棺,问道:“师兄,里面的东西呢?”

    白发老者叹气道:“里面是空的!”

    徐市惊疑道:“怎么可能!这是如何打开的?”

    白发老者指着冷千刃道:“是他方才劈开的。”

    徐市追问道:“你确定这里面是空的,没有被他们动过手脚?”

    “我确定!”

    “这里面有机关,他怎可能一刀劈开,之前,我赶到这里前的黑烟又是怎么回事?”

    白发老者气道:“还不是遇见了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先生,企图打开青铜棺。”

    徐市疑问道:“先生?难道是那李忠?”

    “不是他还有谁?”

    “他怎会在这里,他人呢?”

    白发老者冷哼一声“你认为他在那黑烟下还能活着,早已化成了灰!”

    徐市紧皱眉头,思虑道:“是他,……”

    冷千刃见徐市赶来,在这里继续斗下去毫无意义,正要离开,却听白发老者道:“坏了我们的事,想走,没那么容易!”

    冷千刃转过身来,长刀一横道:“你若是想继续斗下去,本王奉陪到底!”

    徐市收回思绪道:“我们摆脱的那些人也正在向这里赶来,事已至此,我们没必要斗下去,放他们走吧。”转而对白发老者低声道:“那小子诡计多端,绝不会那么蠢,等他们走后,师兄再将详情告诉师弟,我看这其中必有细节被你们忽视了。”
猜您还喜欢看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十方神王
十方神王
作者:贪睡的龙
十方天域,强者为尊,少年林天偶获神秘铁剑,炼无上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