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七零年 > 第999章 解决

重生七零年 第999章 解决

    可是,也没有自己堂兄坐到石头上看戏的勇气啊。真的好桑心啊,却无可奈何呀。木灵浅析的桑心,闫雪不懂,唯一懂得是权衡再权衡。

    要是这两个人说出了自己的秘密,怎么办?直接下手杀了木灵谦逊和木灵浅析?这样一来,肯定是得罪死了木灵家族。

    毕竟,这两个人算是这一辈人中的佼佼者,要是杀了他们两个人,就无异于断了木灵家族的未来。可是,要是不杀,那以后自己的秘密保不住。

    自己在外人眼中最多是鬼马,觉得和正常人不一样的存在。但是,在有些厉害的人眼中,哪怕是木灵家族也会想办法得到自己,囚禁自己的。

    闫雪可不想要成为别人的栾宠,更不想要别人得到自己的时候,就为了让自己说出心里的秘密。然后不断的把自己当试验品,一个劲的研究来研究去的。

    尤其是想到他们可能研究完了自己,又开始研究自己的两个宝贝,闫雪更是下了杀心。毕竟,只有死人才最能保住秘密。

    而感受到闫雪毫不掩饰的杀意,木灵浅析也蒙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得罪死了闫雪,能让这妮子能冒出这么大的杀气。

    “停,停,停,你能告诉我你怎么了?我这不过是跟轩辕家族的那几个废物点心打个赌,怎么就招惹到你了。你能不能不这么厉害啊!”

    木灵浅析直接举起双手,就差举起双脚表示自己的无辜了。而闫雪是这么轻易会放过他的人?闫雪觉得自己最好闹清楚,自己到底要怎么办。

    当然,要是有消除记忆这么个好办法,那闫雪毫不犹豫的选择,可惜没有啊。闫雪直勾勾的看着木灵浅析,木灵浅析觉得自己心跳加快呵!

    你以为是他觉得闫雪喜欢上了他?木灵浅析肯定一个鄙视的眼神甩过来,命都不保了,还喜欢个屁呀!要是可以,木灵浅析觉得自己都不来看戏了。

    反正,挑战闫雪脾气的又不是自己。再说了,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堂哥脑子是不是有病,没事抱个小孩子干什么啊。不能直接下帖子啊。

    总之,遇到一个脑残,还是需要自己随时擦屁股的脑残,真的是人生一大忧桑啊。木灵浅析直接双手合十,十分虔诚的给闫雪做祷告状。

    还是王一飞直接拉着闫雪,不让闫雪随意的乱动。直接面对木灵浅析,然后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木灵浅析。当然,木灵浅析也是知道王一飞的意思。

    但是,这个怎么保证?自己是肯定不会说出去的,而闫雪有秘密,那都在大家心里不算个事情了。大家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闫雪听了这个,完全是晴天霹雳啊。自己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却不知道人家早就注意到自己了,“那你们为什么早不动手?”

    “啥?你病的不轻吧。大家谁没有个秘密啊,再说了,就你那身手,有几个人在没有完全的把握下,会挑战你啊。”

    “你可是把灵力十倍于你的人都能杀掉啊!你觉得有人会特别不要命的挑战你?再说了,大家作为灵力家族,都是有秘密的。”

    “你看,我们灵木家族的人也有自己的秘籍,难道这不是我们的秘密?可是,一般人就是想要找我们家族的晦气,那也是要有那个实力啊。”

    “难道你的秘密还不能见人吗?”木灵谦逊突然过来疑狐的看着闫雪。

    “哎,天要亡我啊!”木灵浅析听到木灵谦逊这么一说,直接仰天长啸。觉得这么个堂哥,完全是用来气杀他的。就这样的,难道还能当当家人?

    而闫雪也不说话,就是看着木灵浅析,觉得木灵谦逊白白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却没有长一个好看的脑子。好在,在闫雪耐心告罄之前,木灵浅析开口了。

    “哥,我的亲堂哥啊。你这都说是秘密了,难道还能说的天下皆知?那还叫秘密吗?我要是明天杀人了,我觉得这是个秘密,但是我会告诉你吗?”

    “你杀人了?你杀谁了啊?”

    好吧,木灵浅析觉得自己完全不用说话了,这完全不是用来克制自己,是用来干什么的?而闫雪觉得这人是真的脑子不够用,还是装的啊?

    不过,闫雪更倾向于后者,毕竟,要是一个脑子不清楚的,木灵家族的人怎么可能放心呢。不过,还真的不是人家木灵家族的人想。

    而是他们的祖传测试,木灵谦逊是下一代接手家族的继承人。大家也是十分无奈的,总觉得在祖传的测试欺骗了自己一样一样的、

    而就这么一打岔,大家整个氛围都轻松了。而闫雪也十分庆幸,自己没有下杀手,否则,真的恐怕要自己夫妻两个联手,而且是冒着半残的危险。

    估计才能有一半的胜算。毕竟,木灵浅析从来都没有在闫雪跟前,露出最厉害的一面。而闫雪可以说很大程度上,还是人家带出来的。

    闫雪瞪了一眼木灵浅析,然后自己一个人走开,到了拐弯处,直接拉出两个宝贝疙瘩。而两个人却是睡得十分香甜。换了个环境,也就是皱皱眉。

    闫雪抱着两个宝贝,把一个放到了王一飞的手里,结果被木灵谦逊给接过去了。木灵谦逊貌似十分喜欢孩子,一个劲的逗着西西。

    西西看到有人逗着自己玩,就一个劲的咯咯笑个不停。而相对的贝贝却一点也不管外边如何,自己靠着闫雪睡得十分安心。

    闫雪看着自己的两个宝贝疙瘩,还等着回家让他们爷爷起个大名呢。毕竟,这个貌似特别讲究,反正,王老爷子要好好研究,闫雪就不管了。

    一行人,貌似都不觉得闫雪刚才的秘密是个秘密了。反正,闫雪知道自己一定要装的更加不像是秘密才行。要不然,连自己都骗不过去还指望能骗人?

    而远处等着看情况,好来个渔翁得利的轩辕家族的人,这会看着这几个人有说有笑的,完全是觉得这个操作不对啊。不过,木灵浅析是发现了。

    也不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轩辕家族的人。反正,闫雪心里的戾气肯定是要找个地方发泄出去的。要不然,看着自己两兄弟,老是阴仄仄的,怪吓人的。

    所以,走着走着,木灵浅析就笑着给闫雪说,“给你找个人肉沙包,你要不要好好打一顿出出气啊?这可是难得的人肉沙包,质量上乘啊。”

    闫雪凉凉的看了一眼木灵浅析,木灵浅析一个机灵,赶紧的就冲着那个方向飞起。毕竟,木灵浅析觉得自己不赶紧抓人,就怕要成了闫雪新毒品的实验。

    而等到木灵浅析把人带到自己跟前,闫雪完全是没有客气,把贝贝交给王一飞。然后自己开始赤手赤脚的,实打实的开始用自己的力气打人。

    那完全是一种最原始的打人,和村子里那些女人打架一样的。完全没有技巧而言,只是不断的发泄着自己的坏心情。谁让这个倒霉蛋遇到了自己呢。

    等到闫雪整个打的大汗淋漓,才慢慢的收了手。而那个被打的人,其实还没有那么疼。毕竟,人家又不傻,知道跑不掉,而闫雪也没有用灵力伤人。

    所以,就直接用灵力护住自己的要害,其他的任由闫雪发泄。一边挨打,一边还想着回去的时候怎么给讨彩头。毕竟,这个可不是他惹的祸。

    不过,这些都不是闫雪想管的。等到心情变好了。闫雪就彻底的不搭理这个人了。而木灵谦逊更是抱着西西不撒手。哪怕是闫雪要也不给闫雪。

    好吧,看到他很认真的抱着西西,还能十分‘冒傻气’的跟着一个孩子玩,闫雪就不计较了。跟个孩子心性的人,没法计较啊。

    闫雪这边不管了,那边木灵浅析却是十二分的忧桑。这一个个的,怎么都是只管杀不管埋的主啊,这个人要是不看着走了。

    万一路上出事,不是要讹上自己了吗?毕竟,木灵浅析可是知道,太多人盼着自己家族和轩辕家族打起来呢。这么好的个机会,怎么会放过啊。

    没办法,木灵浅析觉得自己都要替自己拘一把同情泪。跟闫雪几个人约了个吃饭的地点。就把这个倒霉蛋往他们家族的放心送了送。

    而闫雪几个人到了城里,还没有回到家,就接到了王老爷子的电话。而王一飞出去接了个电话,之后就回来一起吃饭。毕竟,不能不给木灵谦逊吃饭啊。

    闫雪趁着这个空档想了一下,自己有没有必要好好钻研一下灵力这个东西。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反正,这种正常人的日子才是适合自己的日子。

    那种高高在上,呼风唤雨的日子,还真的不是闫雪想要的日子。既然如此,那就没有必要一定要在哪里出彩。只要好好带着自己两个宝贝长大就好。

    想到了这里,闫雪又看了看被木灵谦逊抱在怀里的西西。这熊孩子,跟着自己的时候也是吃了睡,睡了吃。可这会居然一个劲的赔笑!

    看到闫雪吃醋的样子,王一飞就特别想笑。不过,还是接过闫雪手里的贝贝,让闫雪先安心吃饭。毕竟,抱着一个孩子可不好吃饭。

    而闫雪还没有开动的时候,木灵浅析就过来了。几个人说说笑笑的吃饭,完全没有提起刚才轩辕家族的人。貌似这个人完全是么有出现过一样。

    当然,闫雪也知道家里等的着急。所以,吃饭也比较速度。等吃了饭,就送木灵家的这两个瘟神离开。两个人火速的往家里走。

    这个时候,闫雪才知道大爷爷和大奶奶已经都在王家等着了。看到闫雪和两个宝贝疙瘩回来了,大奶奶突然就晕过去了。

    闫雪知道大奶奶是强撑着等自己回来,还是十分内疚的。毕竟,一开始是手机没有信号。后来,以为王老爷子告诉了大奶奶,也就没多此一举。

    现在,看到病床上躺着的大奶奶,闫雪才深深的愧疚。觉得自己其实还是不成熟。最少,别人的通知,哪里如自己一般细致,更不如自己贴心。

    闫雪伏在大奶奶床边,看着大奶奶。这么一晃啊,都多少年了。大奶奶已经从偶尔间或的白发,变成了满头的白发。人生过的好快啊!

    闫雪不知道这句话是说给自己内心听,还是想要对躺在床上的大奶奶说。总之,一股落寞不由自主的就从闫雪心底升起。闫雪微笑看着大奶奶。

    曾经啊,这个老太太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无条件的帮助自己。而在大爷爷,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都放弃自己的时候,还是站在自己这一边。

    闫雪这个时候,才真的放下心防,觉得人和人相处,真的不一定就要依靠血缘关系。其实,对眼的人,不计较得失的相处,才是一辈子的修行。

    闫雪觉得自己以前是看的清楚,却从来没有用心明白。有的时候道理都懂,却不一定会用心去做好。走心和走耳朵,就是两种心态,导致两种行动。

    闫雪觉得自己这些年还是有些亏欠大奶奶的。以后大奶奶在哪里,自己要多陪着。毕竟,自己的事业已经定型定性了。再转更多的钱也没意义了。

    闫雪决定了,以后每个星期都要求闫阳回家一趟,陪着自己,陪着大奶奶和大爷爷一起吃饭。当然,闫雪也决定不再从心里隔阂大爷爷了。

    毕竟,自己活得还要那么长,而大爷爷已经是活得日子倒着数了。有些东西,因为觉得不公平,就一个劲的扭着不放,其实是对大家的伤害。

    闫雪看到大奶奶依旧睡着,直接出去给刘婶子打了电话,让刘婶子准备好鸡汤。等大奶奶醒过来,就带着大奶奶回家吃饭。

    当然,到了现在,刘婶子跟前也有了小跟班。是刘婶子的一个远方亲戚。闫雪也不那么挑剔,是刘婶子带过来的人,也比较放心。

    更主要的是,人家小孩子也轻快,不是那种懒得不动,还邋遢的孩子。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
猜您还喜欢看
太古龙象诀
太古龙象诀
作者:旺仔老馒头
太古时代,诸王争锋,强者如云。太古龙象,创太古龙象诀,...
永恒圣王
永恒圣王
作者:雪满弓刀
天妒之才,谓之天才。 天才中龙凤者,可封妖孽。 ...
透视医圣
透视医圣
作者:大小写
关于透视医圣: 林奇得到上古传承,觉醒神瞳后,拥有了不...
医品宗师
医品宗师
作者:步行天下
他是武林中最年轻的武学宗师,拥有神秘的绝对手感,可他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