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攻约梁山 > 315孙立不是林冲,也不是武松,上

攻约梁山 315孙立不是林冲,也不是武松,上

    马栋知道孙立的心思。

    他先一步入城后径直打马急奔回家,把家眷弄上其实也暗中准备好随时逃走的车辆上,出门遇到带着家眷引着一些兵特意过来接他的家眷的刘庆,二人相视苦笑,俱都无言,然后合一处全力向山贼相反的东城门逃去.......

    孙立则打马如飞来到了知州家,也就是衙门这,要护着知州再次逃亡,却在快到了的大街上就看到了吴知州带着家眷在仆从衙门卫军护卫下正急忙忙全力向城东窜去,他心绪复杂地叹了一声,沮丧之极却还是打马上前护着大人去也.......

    知州等当官有权势的人和官兵能开城门及时逃走,没准备的,没权的,或离出逃城门远的,城中绝大多数人却逃不了,二龙山骑兵迅速堵住了四门,宋江有预谋在先,喝令洗劫.......登州城所有人家被搜刮得干净,不少平民也遭到杀害.......

    祸害完了州城,二龙山人马又扫向乡村,目标是登州下属的全部县镇城池,乡野沿途大抢掠,仍然是不分什么人家.......不止钱粮,油盐酱醋.....什么都是山寨需要的,而且是二龙山附近难以抢到的.......二龙山周围的青州维州都几乎没人了,抢只能费劲到远处,远行一次不容易,很容易落入周围官府官兵包围截杀的危险中,自然得拼命搜刮.......那些去年刚遭遇洗劫的昔日特权大户们再次倒霉了,近一年好不容易利用官场旧关系势力聚起点爪牙,弄到些罪犯或异族奴隶看着当佃户负责耕种什么的,刚多少恢复点钱粮势力,又能开始悠然人上人的大爷生活了,却再次一贫如洗,再次沦落乞丐一样不说,不少的还遭到肆意凶残殴打屠杀,残废了甚至连命也没了,二龙山强盗比去年疯狂的叛逃潮还可怕.......宋江对这类人格外凶残,说是杀罪恶大户替天行道,其实应该是他家当不成地主大户了,他爹还死了,这造成他的强烈逆反心:我家当不成了,你们凭什么还能当着这么悠哉悠哉的滋润.......

    登州虽然不在二龙山附近,但这的人也听说过二龙山不祸害无辜平民的侠义强盗风格,所以知道二龙山贼来了也不那么惊慌,结果却......被抢了个措手不及,去年趁机发的国难财,盘剥百姓惯了无比强势贪婪的官老爷们没敢放肆搜刮,却被所谓杀贪官污吏为民除害的侠盗抢干净了......气愤,质疑:你们二龙山不是只抢贪官士绅大户,不祸害百姓吗?

    宋江冷笑喝问:“尔等家有众多房产田地,甚至有商铺,钱粮不少,都是地主富户,是贫穷困苦无辜寻常百姓吗?”

    这种歪理问得突然,问得遭难百姓一时居然无言以对。

    等二龙山山贼满载走了,他们才先后多多少少醒过味来,气得不禁破口大骂。

    特妈的有地有房产有店铺就是该死的地主士绅大户啊?

    老子是凭自己辛劳耕种经营好不好?不是当大爷奴役佃户平民发家享福,这怎么能算是地主富绅呢........

    当然,愤恨抱怨咒骂什么都没用。

    是不是罪恶大户的标准完全掌握在强盗手里,宋江说该抢,那就是该抢.......

    风声迅速传开了,原本并不当个事的百姓这下怒了,慌了,赶紧收拾钱粮......一切财物藏起来,装作困难户,家中贫困到几无隔夜之粮,心想,这样,山贼总没理由祸害了吧?

    谁知却照样.......

    宋江恼怒又鄙视:敢把钱粮藏起来装穷?

    尔等刁民居然敢对(皇军)耍心眼?

    良心大大的坏了.......

    抓起来严刑拷打甚至随手杀人恐吓威逼。百姓逃不过,无奈还是得把家底交了.......

    风声再传开了。还没遭遇祸害的百姓又慌了,大恨却无奈,山贼势力太大,官府都对付不了,民众就是纠集起人多势众也对抗不了这么大规模的悍匪呀,只能......这回做得更彻底,钱粮藏了,人也躲到山野什么地方避着去了,但也没用。太久和平下的迂腐呆板宋人缺乏警惕性,没那避难习惯和经验,大大咧咧不仔细,逃逸藏匿的破绽到处都是,有的甚至还敢继续瞎逛,而山贼,那是什么?专业的钻山豹,最擅长的就是玩山野游戏,很容易找到破绽寻来,何况藏匿山野的百姓还照样生火做饭生活.......那么明显的炊烟在天上高高显摆着,瞎子看不到也能闻到味啊.....抓到了......照样被抢干净........

    总之,鬼子进村的戏码提前在这个时代上演了。

    至于山贼目标的城镇,县城只有几十个兵丁负责壮壮官威和收收进城人头税什么的,县令就是号召起民壮一起守城,那也不顶用,何况连官兵在内一听对抗二龙山贼也不听招呼,官老爷们也很清醒,很有自知之明,在山贼来临前就弃城跑了。县城如此,小镇或由县降级为镇的就更不用说了。

    宋江也不稀的追拿逃走的官员大户,这些人虽然是当地体面人上人却也没多少钱财,国难后时间太短,还没盘剥聚积起横财发大发了,钱,尤其是粮食还主要在百姓家里屯积着,重点是抢百姓,尤其是乡下的百姓,城中居民也是穷光蛋。

    宋江如此凶狠杀官杀大户肆意抢掠平民自是有预谋,抢劫成果是目的之一,另一主要目的是为了谋孙立。

    登州遭此重劫,当地官府的罪责自然就大了,不止民怨沸腾会逼迫官府惊恐不得不为,只一个官府向朝廷求援钱粮就会惹得财政紧张到面临崩溃的朝廷多了负担而大怒问责.......登州官方倒霉的会是谁?是士大夫?还是卑贱武官?

    这都不用分析猜测。

    祸害了登州,宋江又反民凶残的目光瞄向了相邻的莱州。

    莱州是个小州,不是地盘太小,而是在这时代,这的丘陵地貌,森林植被率很高,荒野多,沿海是广大沙滩盐咸地,只有生命力强的松林和野草才能在这样的地质中茂盛,只是零星打渔的小村,内地也田地少,人口就少.......人口是划分州级的主要标准。所以当地为下州,原本还有驻军三千防海盗,国难后,驻守厢军干脆更少了,反正也防不住强大的海盗......州城只有一千兵,加上下属县兵,总兵力也只是一千出头,坐镇这的知州正是历史上抗金名人——李纲。

    李纲早戒备着二龙山贼,若不是本州兵力太薄弱,用兵也不顶用,他会带兵支援登州,现在一听山贼抢向这边,立即把下面的兵力和人手集中到州城这来,当然官吏们和很多民也逃来了。

    宋江知道了也没当回事。

    登州三千官兵加孙立这样的猛将都守不住城池,莱州?也敢妄想?李纲?李纲算个什么东西?没听说过,就是王者钢它也不行.......直接杀奔到莱州城下,牛叉十足大喝:乖乖赶紧投降,不然,鸡犬不留.......

    李纲身披软甲,戴着知州长翅官帽......和范琼上赵庄如此打扮的意义不同,李纲戴知州帽是为了让官军能方便认出他,能清晰看到他是如何坚定守城不怕死不弃城逃跑的,定军心,给守城者打气。

    他带兵民守在城上怒视既矮又黑不留秋的宋江,展开大儒士大夫的利嘴特长,文采斐然,气壮山河,大骂宋江无耻罪恶,上对不起国家君王,下对不起苍生,抹尽祖宗黑,丧尽门楣......在这个历史时期第一次展示了李大炮的强悍威力实力。

    宋江气得双眼冒火:只有嘴本事的懦弱嘴炮士大夫,到了此时居然还敢逞嘴上之能耍威风,找死.......

    “给我进攻。”

    “打破城池,鸡犬不留。李纲,把他给我捉了,扒皮抽筋.......点天灯。敢附逆李纲者,统统点天灯.......”

    这些日子当祸害当得着实嗨皮的众贼齐声大喝,杀——

    搬攻城梯汹涌扑向城池,一队队山贼用梯子迅速跨过护城河,往城上架起就叼刀子争先恐后凶悍呐喊着杀上去........

    山贼上下都以为轻易就能破了城,可是却出了意外......这的人居然敢奋勇抵抗,攻了数次,一次比一次有准备而凶猛,却攻了大半天就是攻不下,反而死伤了不少人。莱州这没有什么猛将名将,将少,兵力也太薄弱,却就是能凭着这点兵力和民壮抗住会打仗的悍匪和起码受过军事训练的维州军以及才投降的部分登州军军匪的合力凶悍进攻。

    李纲不但始终坚定守在城头,而且还怒吼呐喊着亲自挥剑奋勇上前阻击山贼,尽管他根本没那本事舞刀弄枪,杀不了山贼,反倒还要身边的亲卫或将领保护他,纯是在为将士们添麻烦,但是,他长翅官帽颤抖着鲜明可笑无能的顶在第一线,着火的猴子一样窜来窜去,引发的不是这些无良的兵民将校坏蛋的鄙视嘲笑越发丧失信心,而是同仇敌忾齐心奋勇杀敌.......这多少年没听说过,更没见过还有不怕死的文官了......自太祖后起,内地就没有这样勇敢负责任的士大夫了吧?而且还是这么勇敢不怕死这么对治下众生负责任的,好官呐!不禁让人怀疑李纲到底是不是宋人读书人......

    民心军心无良,却在这时刻也不禁感动了,保护的又是自己的财产性命,也就神奇地硬了,勇了.......

    小小莱州居然久攻不下。宋江大怒,挥军更凶狠攻打。

    老鬼徐槐却阻止了宋江的疯狂。

    “不能这么硬干了。莱州这是打出齐心与高7潮了,越逼得紧,他们反抗越齐心勇猛.......英勇反抗了,伤害了众多山贼,苤州人越发害怕城破遭到报复,因而只会越发硬起心决绝反抗。城中人手太多了,整个莱州强壮凶狠者只怕都在这了。咱们五千弟兄拼不起啊,本就是攻城被动一方......得另用妙策破之。得轻其心,怠其意,或激怒其出战.......”

    “先生言之有理。”

    宋江在打仗方面这点好,听人劝,立即收兵不打了,转而去四处抢掠莱州治下,比祸害登州更凶残贪婪,想逼得,激怒李纲率领军民主动出城决战。

    李纲啊李纲,你不是铁骨铮铮忠君爱国护民如子吗?我就使劲祸害这的民众,看你怎么办?

    可是,折腾来疯狂去,李纲却始终日夜督促军民只守州城,弃城外不顾,就是不出战。无动于衷。

    李纲很清楚手下的官吏军民都是什么东西。

    激励起这些人为保自己的利益而奋勇守城还可以。想要这些人为善心为大义为别人而出城杀贼,那是不可能的。

    只怕一下令出战,不但救不了城外,官吏军民心还立即散了,上下都不乐意了,不拥护他了甚至会一齐反对他,说不得拿他交给宋江泄愤换取平安也不是这些人干不出来的.......连守城也守不住了,只能舍弃城外不顾........悲哀!

    堂堂大宋王朝沦落到这个境况,太令人沮丧悲哀了.......从君王到下面全烂透了,国家说亡就亡了,还在文恬武嬉只想着盘剥享乐........无法可治。若不是还有个文成侯强悍地立在那里让人对生活、未来还有些信心,真不知这个国家会怎样糟糕......

    老鬼徐槐这次的妙策失算了。

    宋江见李纲不中计,莱州又始终没露出破绽,无法攻克,否则代价太大,得不偿失,祸害百姓也不能真肆无忌惮杀人放火太过分,那会彻底臭了名声,让朝廷对他产生恶劣看法视为必杀的毒夫,会影响他心里始终惦记着盘算的招安大计......再者晁盖山规也不允许......他只能恨恨作罢,肚里寻思日后率领更强大的兵力再来报复不迟,随,引军返回山寨,庆攻去了.......

    莱州失策,登州这却是果然如愿了。

    吴知州不是李纲。

    正是有这么个知州和狗通判,登州将领才敢率性弃职责不顾纵情自由弃城逃跑......事后肯定不会被追究的,甚至还能化罪为攻.....罪责指定会归结在孙立这个武官大头上,是孙立任性胡为.......那么其他将领就是好的英勇为国的,全怪孙立这个兵马都监瞎弄才城破了......最先逃跑的知州和通判大人指定会这么上报朝廷,所以,不负责任,不用有任何顾虑。

    吴知州返回城池后,看到祸害之惨,事大了,果然那么上报了朝廷,请求问罪孙立并要钱粮支援。

    州府军事是归兵部管的。

    登州遭遇山贼这点事还轮不到直接惊动朝廷君王.....大宋有田虎、王庆这等大祸害在,城破事很常见,不必大惊小怪的。

    登州兵报就到了兵部衙门。

    知枢密院,三衙太尉,兼兵部唯一的侍郎欧阳珣瞅着手中这份秦报,不禁笑了......

    登州吴知州好无耻.......孙立啊,这个人可不是当年的林冲........呵呵.......
猜您还喜欢看
寒门枭士
寒门枭士
作者:高月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五千年风华烟雨,是非成败转头空...
江山战图
江山战图
作者:高月
隋末烽烟起,英雄出边荒。 河北窦天王,雪夜战金刚;...
寒门状元
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看腻了刀光剑影,鼓角争鸣,或者可以品尝一下社会底层草根...
唐朝小闲人
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一个来自后世的千门高手,因为一道闪电,穿越到唐朝永徽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