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仙都 > 第七十一节 天不从人意

仙都 第七十一节 天不从人意

    李一禾指间夹了一张符纸,钉在一清道人胸腹间的是一枚金锥。潘行舟亲眼目睹这一幕,浑身寒毛根根倒竖,后背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后怕不已。是的,后怕,他原本对李一禾怀有不可告人的恶意,还没来得及付诸实施,也幸好没有付诸实施,那一枚金锥如同死死钉在他身上,打灭一切妄想和阴谋,令他提起十二分的小心。

    一清道人遭符宝重击,却并未当场毙命,血气勃发,如蚕食桑叶,吞噬符宝灵力,金锥在胸腹间起伏蠕动,有如活物,一忽儿挤出几分,一忽儿又深深钻入血肉。李一禾“咦”了一声,颇感意外,垂下眼帘,却见指间金芒暗淡下去,符纸无风自燃,化作一缕轻烟冉冉升起。

    一清道人浑身剧痛,筋骨欲裂,心知此地不宜久留,恨恨望了李一禾一眼,四肢发力一撑,倏忽消失不见。李一禾犹豫一刹,没有出手将其留下,这一道符宝名为“破金锥”,所剩威能虽不多,却也不是血肉之躯承受得住的,谭一清元气大伤,若将其逼入绝境,作困兽斗,于她也没什么好处,不如暂且放他一马。

    她低头沉吟片刻,向潘行舟问道:“你适才说……谭一清不值为青楼倌人施展射阳针,是羊护的缘故,此话从何说起?”

    潘行舟态度恭敬,将羊护与白蔻、黄芪的纠葛略说几句,又斟酌言词,提及栖霞山中收服一清道人,北上范阳镇檀州城,扶持天龙帮之事,暗示羊护乃散修之流,一清道人得其指点,才有今日的手段。李一禾若有所思,问起羊护的下落,潘行舟也不甚了了,只知道他久未露面,不知所踪。

    一炷香后,铁蹄声震惊街市,康定边的兵马姗姗来迟,却发现巷中空无一人,尸身都被带走,只留下几滩暗红的血迹。赵荥得回报后,下令封城戒严,彻夜搜捕饮马帮匪徒,但潘行舟早已出城而去,离开了幽州地界。

    距幽州城西数十里的一处山林中,李一禾抱膝坐于树下,面对一丛劈啪作响的篝火,陷

    入沉思。

    她虽是韩映雪的关门弟子,所学道法却并非传自乃师。一十八岁之时,李一禾修炼尸烢功大成,心情舒畅,信步来到蓬莱岛北荒芜的岬角,偶然发现礁石背后有一条裂缝,堪堪容一人侧身挤入。她一时好奇,入内窥探,发现一处隐秘的洞窟,深不见底,却是东海派开山祖师修炼之所。据祖师在礁石上所留刻字,此处洞窟深入海底,落于一条灵脉之上,早晚两度潮水奔涌,雷霆万钧,灵气渗出,恰可修炼仙城“奔潮诀”,可惜她道行尽废,行将物化,只能将这天造地设的福地留待有缘。

    李一禾又惊又喜,没想到兴之所至,竟有缘目睹祖师留字,不过福地虽存,无有仙法亦是枉然,却叫她到哪里去寻“奔潮诀”呢?李一禾虽然年轻,心思甚深,思忖再三,决定将此事隐下,就连韩师亦不可透露半字,若被人知晓她发现了这一处福地,十有八九会认定她贪墨了“奔潮诀”,人心鬼蜮,不可不防。

    祖师留字弥足珍贵,但为稳妥起见,李一禾狠下心来,以利剑刮去礁石上字迹,不留痕迹。刮到最后一字时,剑尖忽然一歪,竟没入石中,戳穿薄薄一层石壁。李一禾好奇心起,小心摸索,发觉石壁后竟藏有暗龛,半尺长,一掌高,内有一卷帛书,数张符纸。当此之时,她脸颊晕红,呼吸急促,心跳如小鹿乱撞,颤抖着伸出手去,将帛书取出,一眼看到卷首三个暗金古字,奔潮诀。

    李一禾呆了半晌,忍不住尖叫一声,一颗心几乎要炸开来,又是欢喜,又是惶恐。欢喜惶恐了一阵,她定下心神,郑重展开帛书,逐字逐句念诵“奔潮诀”,默记于心,反复确认无误,生怕错漏了一字,留下毕生缺憾。

    仙法不同于凡世武功,诘屈聱牙,字字珠玑,李一禾凝神推衍,不得其门而入,忽忽数个时辰过去,计算时辰,差不多将近黄昏涨潮之时,她小心翼翼向洞窟深处行去,却见海水之下丈许深处,一块光洁如玉的白石散发蒙蒙微光,恰容一人盘膝而坐,

    不觉心中微动。

    过了片刻,耳畔响起隆隆雷音,李一禾深吸一口气,潜入水下,端坐于白石之上,平心静气,收敛杂念,默默念诵“奔潮诀”,希冀有所领悟。潮水越涨越高,回旋激荡,李一禾前仰后合,被水流一卷,重重撞在礁石上,真气稍一松懈,便如一片枯叶,随波飘荡。

    折腾的足足大半个时辰,直到雷音消退,潮水平息,李一禾才回到岬角,浑身湿透,衣裙紧紧裹住胴/体,狼狈不堪。海潮之力撼动天地,若非她尸烢功大成,此番冒险潜入洞窟,未必能平安脱身。不过仙缘不可错失,仙法不可畏险,李一禾向道之心坚于磐石,每日两度涨潮,都潜入洞窟深处参悟“奔潮诀”,足足花费了五百多日,这才豁然开悟,从动荡的潮水中汲取到第一缕灵气。

    然而缘生缘灭,天不从人意,李一禾修炼“奔潮诀”不过半载,东海派便遭罹灭顶之灾,淮扬水师炮轰三岛,那一处暗通灵脉的福地说巧不巧,毁于第一轮炮火,李一禾只能饮恨而走,弃了同门独善其身。邗军统帅邓去疾与她有三重深仇,一曰杀师之仇,二曰灭门之仇,三曰阻道之仇,不过报仇雪恨非是易事,她打听仔细,邗军之中亦有仙城修道者坐镇,凭她那三脚猫的“奔潮诀”,贸然出手,无异于以卵击石。

    仙城对散修不假辞色,动辄杀人夺宝,散修唯有抱团取暖,才能艰难地生存下去。无人引荐,李一禾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知道哪里才能遇到散修,潘行舟所言触动了她的心事,她权衡利弊,犹豫不决,要不要小心接近羊护,向他讨教修仙的法门?他既然能指点谭一清,想必也可以指点自己,但其中却有几重艰难,一则羊氏满门为东海派所灭,虽说背后有邓去疾指使,毕竟东海派才是下手之人,二则羊护凭什么指点她修仙,哪怕双手奉上“奔潮诀”,对方也未必看得上,自己又拿什么去打动他呢?

    李一禾觉得有些苦恼。
猜您还喜欢看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飞剑问道
飞剑问道
作者:我吃西红柿
在这个世界,有狐仙、河神、水怪、大妖,也有求长生的修行...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