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小说网 > 耽美同人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 第550章 进入——“通透境界”!【4600字】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第550章 进入——“通透境界”!【4600字】

    绪方之所以选择在冲入幕府军的大营之前,将自己的人皮面具揭下,便是为了对幕府军的将兵们发动“精神攻击”。

    绪方不知道这支目前正围堵红月要塞的大军是否就是那支之前与他有过一些“不好回忆”的第一军。

    但不论怎么说,都有将这“精神攻击”尝试一下的价值。

    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绪方的这记“精神攻击”也算是成功了。

    从眼前的这名将领的反应,以及他刚才的那声尖叫来看,这支军队似乎正是那支似乎与他有着奇妙缘分的第一军。

    不过绪方现在也顾不上为这“重逢”发表感慨了,在冲破了这位领着上百名士兵的将领的阻拦后,绪方再次以不轻不重的力度用脚跟轻磕马腹。

    萝卜发出低低的嘶鸣,听从着自己主人的命令,继续朝前方似乎没有尽头的军营深处笔直冲去。

    ……

    ……

    第一军营地,主帅大营

    “传令给春日、饭昌二人,让他们俩约束好各自麾下的部队。”

    主帅大营内,桂义正有条不紊地下达着一条接一条的军令。

    在得知有人袭营,而袭营者似乎便是那个绪方一刀斋时,桂义正的脑袋有片刻的时间,变为了一片空白的状态。

    但能被稻森委以重任、派来第一军这儿接替生天目的位置的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本事的。

    脑袋因错愕、镇静、畏惧等各种情绪而空白了片刻的时间后,他迅速恢复了神智与镇定。

    接着,迅速整合目前所知的一切情报,并下达了一条接一条的军令。

    桂义正也是那种在目前承平二百年的江户时代里,十分珍贵的有过打仗经验的将领虽然也只是打打山贼、打打胆敢起义的农民而已。

    那场肆虐全国长达7年的“天明饥馑”,直接导致农民起义的次数,以及山贼的数量激增。

    以桂义正为首的不少将领,靠着平定因天明饥馑而起的农民起义军与山贼,积累了些许的行军打仗的经验。

    哪怕是毫无打仗经验,只读过兵书的人都知道若是营地遇袭,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证营地别乱。

    若是营地乱了,就极易出现“自己人杀自己人”的现象。

    所以在恢复镇定后,桂义正所下达的第一条军令,就是向位于营中各处的将领传令,让他们约束好各自的部队,别让部队乱了。

    只要军营别乱,那么一切都好说。

    桂义正一口气下达完一系列命令后,一名传令兵突然奔到主帅大营前,向营中的桂义正高声表明自己的身份他说他是黑田派来的传令兵,他是来代黑田来向桂义正传达消息的。

    得知这传令兵是黑田派来的后,桂义正连忙传这名传令兵入内。

    这名传令兵刚入营帐之中,便立即高声报告道:

    “大人!黑田大人要我告知大人:他将率领150名步卒前去围剿贼人!”

    “黑田率兵去围剿贼人了?”桂义正挑了挑眉。

    在沉吟片刻后,他才轻轻地点了点头:“……也好。总归得有人负责去截住贼人。”

    桂义正的这番呢喃刚落下,又一名传令兵冲入营帐之中。

    这传令兵是桂义正派去实时观察贼人动向的传令兵,所以有着不需通报就能立即进营帐之中的特权。

    “贼人已抵达小西大人的部队所驻扎的区域!”

    小西的部队所驻扎的区域在哪个位置,桂义正自然是一清二楚。

    听完这名传令兵的这声汇报后,桂义正的眉头瞬间皱紧。随后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嘟囔:

    “他这是要去哪……”

    桂义正一直在密切关注着来袭的贼人的动向。

    将目前所知的贼人动向一整合,桂义正瞬间发现了蹊跷之处这贼人似乎是在笔直向南冲。

    既不大肆破坏,也不左冲右突。

    就只是笔直地向南冲。

    这副态势……就像是急着离开一般……

    “现在前线的战斗如何?”桂义正问。

    “将兵们正在奋力阻拦。”传令兵回答,“但贼人的马太快,身手也……实在太好,直到目前仍未将其成功拦截……”

    “啧……”桂义正的脸一黑,“该死的……”

    ……

    ……

    绪方现在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冲到了哪里。

    也不知道自己距离冲出军营还有多远。

    他的大脑现在已经无法思考除了“战斗”之外的一切事情,他大脑所有的运算力都用在了对战斗的判断上,对局势的判断上。

    这是一场以“离开这里”为目的,拖得越久对绪方越不利的战斗。

    为了避免被箭矢射中,绪方一直是驱使着萝卜不规则的曲线,进行灵活的走位,增大弓箭手的射击难度。

    灵活走位,避开箭矢的同时,也将敌兵给避开。

    绪方靠着自身极高的机动性,将能避开的敌兵统统避开。

    避不开的,再用“物理方法”来解决。

    那些避不开的敌兵,要么是被绪方给一剑砍飞,要么便是被萝卜给撞飞。

    绪方时不时能听到箭矢刺破空气的破风声响起。

    但这些朝绪方射来的箭矢,只能徒劳地射中因萝卜的高速移动而留下的道道残影。

    这时,绪方陡然看到前方有一小支骑兵队朝他袭来。

    这一小支骑兵队,人数为十几人,为首之人身着远比普通的足轻要豪华得多的战铠,胯下的马也显然要比他身后的其余骑兵的马要好。

    绪方也不懂得根据铠甲的样式来判断将领的等级,只知身前的这一小支骑兵队极有可能是支本在营外警戒的巡逻队,受命回营前来阻挠他的。

    因优质战马缺少,骑兵在日本是极昂贵的兵种,所以能当骑兵的武士,都不是什么普通的武士。

    绪方简单地打量了下出现在他前方的这支骑兵队,便明显地感受到自个身前的这十几名骑马武士不论是体格还是气势,都远非那些普通的足轻能比。

    “让开!让开!”这十几名骑兵朝绪方笔直扑来时,为首的那名将领不断高声呼喝着。

    听着这呼喝,所有拦在他们与绪方之间的将兵统统自觉让开。

    面对这十几名来袭的骑兵,绪方微微眯起双眼,然后将左手一直捏着的缰绳咬在嘴中,让左手空出来。

    绪方毫不避让地向这十几名骑兵迎去。

    而他胯下的萝卜也是这般,不断交错、撒开的四蹄中,不带半点畏惧与退让。

    在萝卜的马头与那名骑兵将领的马头即将交错而过时,骑兵将领握紧手中长枪,挺枪刺向绪方。

    在枪头即将命中绪方的胸口时

    铛!

    绪方用比这名骑兵将领的枪速还要快上不少的速度用左手拔出腰间的大自在,将这名将兵长枪给拨开。

    马头交错而过刀光闪动。

    马身交错而过那名骑兵将领从马背上滑下,脖颈处仅剩些许皮肉相连。

    绪方的大释天的刀身,再一次饮到了一捧滚烫的鲜血。

    无我二刀流·流转。

    双刀挥舞出来的刀光,罩向每一名与他交错而过的骑兵。

    挥出去的每一道斩击,都能极其精准地恰好命中每一名骑兵的要害。

    而这些骑兵的攻击,要么不是被挡开,要么就是被躲开。

    待与这十数名骑兵彻底错身而过后,就像是变戏法一般,这十数名刚才还威风凛凛的骑兵,现在统统像泡软的面条一般,一边流着血,一边从马背上滑下。

    突破了这十数名骑兵的阻拦后,绪方的瞳孔突然猛地一缩。

    随后,绪方的身体比他的大脑率先做出反应他将身子朝左猛地一闪。

    嗤!

    一根箭矢紧贴着绪方右侧腹划过。

    虽然没有命中绪方,但有成功带走了绪方些许的衣物与皮肉。

    在“无我境界”下,绪方的痛感有所减轻,但绪方仍能感受到自己的左侧腹传来火辣辣的感觉。

    绪方刚才若是躲慢一步,这根箭矢就直接没入绪方的侧腹了。

    得加快速度了……

    没有那个闲工夫去慢慢处理伤口,绪方在心中这般暗道一声后,继续驾驭着萝卜向前冲锋。

    绪方已能明显感受到这座军营反击的力量越来越强大。

    虽说这处军营现在因为他的“来访”而变得吵闹了起来,但只是“看起来有些乱”而已,军营的秩序并没有崩坏。

    毕竟绪方再怎么能打,也只有一人一马而已。

    剑再怎么利,也只砍得了3尺内的物事。

    一人一马所造成的声势、破坏力始终有限,难以让一座军营因恐慌而发生“营啸”。

    军营的秩序之所以没有崩坏,除了是因为绪方一人一马,能做到的有限之外,也是因为这支军队自兵临红月要塞城下后,就一直保持着警戒态势。

    今日不比往昔。

    绪方上次找那个最上义久算账时能大获全胜并全身而退,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当时第一军的将兵们没有料到他们会遭受袭击。

    而现在不同了。

    在抵达红月要塞城下后,为了防止要塞内的蛮夷出城攻击他们,全营一直保持着警戒的态势。

    若不是因为扎营时间太短,栅栏、射击用的高台等防御工事还未来得及建起,绪方说不定连如何攻入军营中都得大费一番功夫。

    选择将侧腹的伤给暂时抛到身后的绪方,将大自在刀身上的鲜血甩尽后,收刀归鞘。

    距离营外到底还有多远……

    绪方抬眸向远方看去远方仍是看上去似乎没有尽头的营帐……

    眼前的光景,让绪方的心不由得一沉。

    但是……在心中一沉的同时,一组对话突然从绪方的脑海中浮现。

    【那你相信奇迹吗?】

    【……我信。】

    这是他刚刚与阿町告别时,与阿町的对话。

    绪方咬了咬牙关,继续攥紧了手中的缰绳与剑。

    此时此刻,若有一人仔细观察绪方的双眼,定能发现绪方的双瞳,现在发生了些许……奇怪的变化。

    绪方的眼瞳中,有新的、迥异于“无我境界”的光芒在闪动。

    ……

    ……

    在又一次挥刀将拦在其身前的数名步卒砍翻后,绪方终于看到了……他一直想看到的景色。

    他看到在前往的不远处,已经再看不到任何的营帐。

    就快冲出这座军营了!

    瞅见成功就在眼前,让绪方的精神不由得一振。

    但刚刚振奋起来的精神,却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变故给打压住了。

    只见前方的左右两侧,突然杀出大量的手持长枪的步卒。

    这些步卒以快速奔跑的方式前进着,秩序有条不稳。

    他们以极快的速度从绪方前方的左右两侧现身而出,接着迅速结成了一个半月形的阵型。

    在结成半月形的阵型,这些步卒将根根长枪放平,枪尖直指绪方。

    与此同时,这半月型的阵型后方,还有着为数不少的弓箭手,而这些弓箭手也已将手中的弓箭拉成满月。

    若是撞上这枪阵,那肯定是必死无疑萝卜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撞得过枪阵的。

    于是绪方立即一勒马缰,驱使着萝卜停下。

    在绪方沉着脸看向这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的枪阵时,一道大喝陡然炸响:

    “徐徐前进!刺敌!”

    绪方循着这道大喝望去竟发现还是一个有些面熟的人。

    此人身穿黑、红两色的战铠,骑着一匹身高只比萝卜略逊一些的战马,屹立于这枪阵的后方,用掺杂着几分畏惧之色的目光看着绪方。

    此人正是黑田。

    望着现在连人带马都被鲜血给浸染得半身通红的绪方,黑田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真的是绪方一刀斋……

    绪方对他们的军营发动攻击时,黑田恰好正在自己的营帐内休息。

    在获知有人袭营后没多久,黑田便紧接着获知许多人目睹到:来袭之人似乎就是那个绪方一刀斋。

    刚得知这消息时,第一条在黑田脑海中萌生的想法其实是逃跑。

    上次与绪方的战斗,给黑田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

    然而,畏惧归畏惧,在“武士荣耀”的鼓舞下,黑田最终还是选择了挺身而出。

    黑田动员起了自己能迅速动员起来的兵力150名步卒。

    他和桂义正一样,密切关注着绪方的动向,然后与桂义正一样,发现到绪方的前进方式有些诡异,一直在笔直往南冲。

    虽然不知绪方为何要选择这样的前进方式,但黑田大胆地选择根据绪方这样的前进方式来预判绪方之后会达到何处,然后将自己的部队提前部署在那里,静待绪方来自投罗网。

    而黑田他赌对了。

    他赌对了绪方之后会抵达的位置。

    他的部署没有白费功夫。

    对绪方打出极其强烈的心理阴影的黑田,现在没有任何别的欲望。

    只想快点让眼前的绪方去死。

    只要眼前的绪方还有呼吸,他只会感到不安。

    所以黑田没说半句废话,在针对绪方的半月型枪阵成型后,便立即下令进攻。

    上百名枪兵以小跑的速度,朝绪方围拢而来。

    绪方将前方的这枪阵扫视了一圈,脸色凝重。

    可恶……

    平常很少讲污言秽语的绪方,此时难得在心中暗道了一句“可恶”。

    自己马上就要冲出这座营帐了,却半路杀出来大批一看便知是提早埋伏好的敌兵……这种从快速的反差,让绪方的脸色都不由得变得难看了起来。

    这半月型的枪阵,不仅有枪兵,还有弓箭手现在若是转身另寻他路,也没有那么地简单……

    既然没法逃,那么所剩的选项只有一个了。

    “放马过来。”

    绪方用平静的语气说完这句话后,将左手的马缰再次塞入嘴中。

    但就在这时就在绪方的左手正欲拔出腰间的大自在时,他双眼的瞳孔突然因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而猛地一缩。

    绪方眼前的景象突然变了。

    他突然无法再看到普通的人。

    他突然清晰地看到眼前这些将兵的肌肉的运动,血液的流动……

    *******

    *******

    医生说我手腕恢复得不错!再休息个几日便可以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猜您还喜欢看
仙王的日常生活
仙王的日常生活
作者:枯玄
王令,一个无所不能的修真奇才,三岁金丹、五岁元婴、七岁...
似锦
似锦
作者:冬天的柳叶
奶爸的异界餐厅
奶爸的异界餐厅
作者:轻语江湖
诺兰大6的混乱之城中,有着一家奇怪的餐厅。 在这里,...
僵尸崛起系统
僵尸崛起系统
作者:言龙
“我怎么那么倒霉,左边邻居是驱魔师家马家。右边是道家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