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 第六十五章 他毕竟是个狠人

从仙剑开始拯救女娲 第六十五章 他毕竟是个狠人

    龙韬兵城,乃是神州中原三大兵城之一。同时也是剑谪仙麾下,独立于靖玄九星、靖玄客之外,一套四宿二十八象组织中,四宿之一的中坚力量。

    城主韶九城老当益壮,交友广泛,负责沟通四宿二十八象。而论武力,他或许不算顶尖,却能驱使实力不俗的“雪印七剑”,等诸多上乘高手为己用。

    这百多年来,龙韬兵城一直冲击在对抗天地主宰的最前线,不计代价与仇寇厮杀,自然与异殃猂族结下了累累血债。但灭度梵宇前一次收容隳魔就不提了,这一次居然连异殃猂族都宽容引渡,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我兵城子民,抛头颅、洒热血,不顾死伤与异殃猂族冲杀,又与异天魔族结下血仇大恨。一干十恶不赦之人,岂是他灭度梵宇说放就放?!”

    “仙宿并无意宽赦罪人。”

    剑谪仙道:“但眼下隳天浮屠影响下,鳞色苍穹、异殃夺天图,以及天地主宰的三重威胁,摆在眼前。此时与灭度梵宇冲突,只会中他人计策。待此间事了,仙宿定替诸位讨个公道。韶城主,你当知晓仙宿为人,断不会悔诺背约。”

    “这,你剑谪仙的品格,吾等自然信的过。”

    反正,只要剑谪仙别提什么大家是盟友,要相互体谅之类的废话,韶九城就勉强能接受。

    但与他同行来此的人,可不止是只有与剑谪仙熟悉的龙韬兵城之人。还有诸多在江湖上自发结盟反抗的武林高手,却咽不下灭度梵宇擅自替他人做决定带来的恶气。

    韶九城见状略有为难,却仍鼓足中气,道:“罢了,韶某便拉下这张老脸,恳请剑谪仙你给诸位一个保障。”

    “用不了多久,当初被三教法宗问罪,前灭度梵宇因果之子问菩提,便会自天窍出关。届时,将由他亲自先陪同尔等,去处置这一件事。”

    “问菩提……难道是百年前灭度梵宇的佛语问菩提?”

    “正是。”

    “好,有剑谪仙你与他的保证,我们就安心了。”

    当初的问菩提,正是因为私自处死被渡世三昧渡化皈依的犯人,而被三教法宗联合问罪。

    因为同理心的缘故,包括韶九城在内的一群江湖高手,此刻登时体会到了当初问菩提的愤懑处境,推己及人却是信得过问菩提的。

    可在剑谪仙安抚住这群人之后,等韶九城他们走后,对问菩提如今状况一清二楚的谢云书,却不由追问道:“让问菩提来处理这件事,是否太草率了?”

    “过去之事,本该由他自己面对。再遇同样的处境,将做出怎样的决定,也是对他的考验。”

    “要是问菩提倾向梵宇呢?”

    “不会。”

    剑谪仙道:“他因生自圣菩提,天生为佛圣,却又对佛存有质疑。若此番他能解开心结,则万事既定。不然,亦不妨事。仙宿并未虚言以欺,待此间事毕,自当往灭度梵宇登门理论。但,异殃猂族这等分化手段,仙宿又岂会让他们得逞?”

    同样的一桩抉择,如果灭度梵宇在处置异殃猂族投降的罪人时,面对外界的群起质疑,选择放弃了这群罪人,这要让当初为此遭诛的问菩提怎样看待?

    而如同灭度梵宇并未放弃,一干苦主上门寻仇,使得佛门法宗面对空前压力,问菩提又坐不到袖手旁观。但他本性并不是一味圣母,真要让他像灭度梵宇的和尚一样,将苦主据之门外,显然又坐不到。

    正如剑谪仙所说,这将是对问菩提莫大的考验。而只有逼他去面对,才能烈火见真金。

    “嗯……”

    很快理解了剑谪仙的想法,谢云书也算是对他有了一个更进一步的认识。

    说白了,剑谪仙压根不在乎问菩提能否成事。最好的结果,是问菩提能够勘破本性迷障,做出最佳的处置。最次的情况,也不过是他剑谪仙处理完天地主宰的灾祸,再上灭度梵宇议论后续。

    至于问菩提何时能承接伽蓝星天命,那都可以留到之后再议。

    主次分明,快刀斩乱麻,方是剑谪仙当下所求!

    稍稍按下此争议,剑谪仙顿了顿,忽地提醒谢云书道:“不论如何,灭度梵宇这一轮的非议,都将决定问菩提与挹天愈二人的倾向。”

    谢云书道:“相比起问菩提,你是担心,挹天愈会选择帮助明狴荒禘?”

    “不错。”

    事关异殃猂族的舆论风波,不管怎样都会影响到挹天愈的心理预期。而照目前的状况,灭度梵宇大概率顶不住外界压力。那班罪人最后的下场,极大可能会左右挹天愈的思维判断。

    没有谁会在彻底没有希望的时候,依然站在他人的角度考量问题。

    等到了那个时候,如若这班罪人被处罪。挹天愈是否还会站在神州这一边,就在未定之天了。

    不过,谢云书为了还之前的人情,给了挹天愈一次去取明狴荒禘心血,在一切结束前研究解决渴血之症新药的机会。

    但一切也就至此为止。

    往后再遇是敌是友,谢云书也并不在意,大不了事后放挹天愈一条生路就是了。

    不久之后,收到了“玄魁敕天”留讯的明狴荒禘,已在十定风波等候本该死去的战神。而想独自处理这件事,挹天愈刻意掩盖了行藏,不欲让任何人跟踪,乃是孤身赴会。

    萧瑟风中,有若有若无的腥味萦绕,潜匿着不安的凶险躁动。

    这一攻一守,曾经合作无间,却又反目分道的挚友,隔世再会。明狴荒禘先是震惊,后复坦然,看向迈着沉重步伐走来的挹天愈,道:“想不到,你竟当真还活在世上,玄魁。”

    “荒禘,吾今日只为向你讨取一滴心头血。”

    “血,禘可以允你。”

    明狴荒禘声调拔高,陡然又是一个转折:“但,然后呢?”

    “只要再给我百余年时间,便能一劳永逸,使吾族不受渴血所困。届时……”

    “届时,我们异殃猂族就活该回到深寰地宇饱受战火煎熬?”

    明狴荒禘一阵抢白,却使挹天愈到了嘴边的话,难以为继。但他脑中思绪飞快变幻,挹天愈随后又道:“至少那时,我们不必再依靠人血维持力量,纵使回归地宇也不用担心力量消退。”

    “过了这么些年,你依然天真的荒唐。”

    明狴荒禘道:“神州沃土,较之深寰地宇何止好上千倍百倍?这百年之战,尚且不如过去深寰地宇数年之烈。难道你还看不清,吾族如今生存之安逸,远胜当初?”

    “可与人族结下血仇,你已将异殃猂族推向毁灭。”

    “毁灭?”

    明狴荒禘不以为然道:“玄魁,你太高看人族。唯有在吾族占据的地盘上,清空人族的生存空间,杀得他们胆寒不敢妄进,方有异殃猂族立足之地。生存面前,本就残酷,任何矫饰都是废言!”

    “你?!”

    “身为吾族战神,你空有一腔勇武,却无分毫战略眼光。欲大治,必先经乱。让人族吃痛,觉悟吾族非软弱可期,明悟与吾族死战代价得不偿失,方能相互保持克制。更何况,这人间哪一个王朝,不是建立在累累尸骨之上?”

    明狴荒禘嗤笑道:“难道,他人族相互攻杀便是无罪?我猂族不过谋一片安身立命的疆域,就成了罪孽?”

    “明狴荒禘,你冥顽不灵。眼下掌控局势的人是天地主宰,而非你这位猂界守。纵使你想要停下,难道祂就会让你停下?!”
猜您还喜欢看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飞剑问道
飞剑问道
作者:我吃西红柿
在这个世界,有狐仙、河神、水怪、大妖,也有求长生的修行...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