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 第三六八章.东野司低头思考(8000字)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 第三六八章.东野司低头思考(8000字)

      以前新世纪美术协会就经历过一次临阵叛逃的事情。

      原副会长带着半数有影响力的会员跑到上杉美术协会去了,只剩下了一些刚入协会的新人以及一些新世纪协会的骨干成员。

      当时这事儿还上了新闻,把木岛中宏气得半死,但又拿对方没什么办法。

      毕竟有美术协会的会员注销转去其他美术协会是很正常的事情。

      总不可能因为对方注销了会员资格,木岛中宏就把对方告上法庭吧?

      这明显不现实。

      而自打他被自己以前信任的副会长捅了刀子之后,接下来副会长的选人就异常慎重了,生怕再被来一次釜底抽薪。

      这次的情况也是差不多的。

      并且严格来讲还算得上是冤家路窄。

      不管是木岛中宏还是上杉美术协会的会长都想把对方打死。

      所以才要选一些根正苗红的,一眼看过去不会出问题的会员来帮忙画这次参展的画作。

      “原来如此”东野司喝了口茶水,露出恍然的表情。

      难怪这就找上他这个荣誉副会长了。

      主要还是看中他底子干净并且还算有些影响力啊。

      想到这里,东野司禁不住沉吟一声,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如果我能帮到木岛会长的忙,那么我会尽力的,毕竟我也算是新世纪美术协会中的一员。”

      东野司很干脆地就答应,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风格让木岛中宏与影山文太十分满意,觉得这次没有眼瞎,算是看对人了。

      就连旁边一直担心会谈崩的细川小春都小小地吐了口气。

      而正当木岛与影山想说些鼓励以及场面话的时候,东野司又突然开口了: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该谈谈条件了吧?木岛会长?”

      “谈谈条件?”影山文太听着东野司这句话,禁不住一阵发愣。

      不是

      我们这都已经算是一家亲了吧?

      而且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会尽力的,因为你也是新世纪美术协会中的一员。

      怎么一个转脸就脸色变了,要谈条件了?你这脸色未免也变得太快了吧?

      这反转过于迅速,就连细川小春都忍不住瞥了东野司一眼。

      但这时她也没说话。

      毕竟她一直都是东野司的伙伴,东野司做出的决定,她是肯定会尊重的。

      而东野司

      他依旧是那副乐呵呵的模样,看不出什么喜怒。

      因为东野司现在只是在就事论事。

      他总不可能给新世纪美术协会打白工吧?

      一幅油画出来至少也得十天半个月了,他要兼顾《半泽直树》、《孤独的美食家》的连载还要忙活油画

      他又不是神仙,时间也不是随便就能挤出来的,当然得拿些东西回来。

      就算是当初影山文太邀请的时候,也是事先说明了不用履行任何义务。

      东野司才勉为其难加入的。

      至于做个人情送给木岛中宏他们这一点东野司也考虑过了。

      但他很快想到了另一件关于近卫凉花的事情,于是就想开口请求。

      比起影山与细川两人有些错愕的表现,作为会长的木岛中宏则是反应速度极快。

      他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任何不悦的神情,相反还笑着说道:“如果是我能帮助到东野老师的,请东野老师尽管说明。”

      这社会老油条的做派让东野司都在心里面直呼厉害。

      不过他表面上还是保持着最基本的礼貌:“确实有一件希望借助木岛会长力量完成的事情。”

      东野司将近卫凉花想考入武藏野美术大学的事情干脆了当说了出来。

      “也就是说,东野老师的女友想要进入武藏野美术大学就读但东野老师担心她在美术成绩有所欠缺,希望找我疏通一下关系,对吧?”

      “说是担心也不尽然她的成绩考入武藏野美术大学应该是没问题的,但考试总会有一些意外发生,所以就想让木岛会长帮帮忙了。”

      东野司微笑回答。

      是的,这就是东野司的目的。

      木岛中宏等新世纪美术协会派系是东京都内数一数二的。

      比方说山内一楼就是武藏野美术大学的教授。

      因此东野司几乎能够肯定,木岛中宏拥有打点东京五大美院上下关系能力的。

      要将近卫凉花直接送进去应该是完全不难的。

      当然,东野司其实是相信近卫凉花能够考入武藏野的可是天有不测风云。

      万一她没考上呢?

      那到时候不就特别尴尬了。

      为此东野司自然想给她准备一个万无一失的后备方案。

      若是近卫凉花靠着自己的本事考入了武藏野大学,那当然皆大欢喜,东野司也不会管。

      可要是没考进去,那东野司准备的后手就有用处了。

      “原来如此,如果没考上就帮忙疏通一下关系好的,我明白了。”

      木岛中宏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东野司这个请求。

      在他看来,这其实就只是一件小事。

      武藏野美术大学那边他认识不少人,顶多也就是请一两顿饭,上门拜访的事情。

      至于东野司说他的女友能靠着自己的本事考上那这他就管不了了。

      反正只要帮忙就行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木岛中宏三下五除二就敲定了整个事情的流程,显得极为爽利,充分表示了自己的诚意。

      对方既然如此爽快。

      东野司当然也没落后。

      他当即就表示自己会回去研究研究这一次新世纪美术协会关于‘四季节气’的绘画主题,尽量将自己的作品拿出来。

      两人又握了握手,彼此留下电话号码后,东野司就起身告辞了。

      目送着东野司离开的背影,影山文太还有点错愕。

      “木岛会长,刚才”

      他没想到刚才东野司会突然和自己等人谈条件,确实也被东野司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下子见到东野司离开,他当然想开口说一说憋住没说出口的话。

      “这对我来讲就只是一件小事,但对于东野老师来讲或许就不是如此了。”

      木岛中宏摆了摆手:“我这次其实算是卖了个人情给他,下次如果还有这种突发状况,再请动东野老师就不是特别难了。”

      “再请动他木岛会长,这次我们只是被上杉美术协会打了个突袭而已。”

      影山文太明白木岛中宏的意思,但他话里的意思也很清楚东野司就是个漫画作者啊。

      漫画作者和职业画家的画工压根就不能相提并论的。

      若是论剧情、人物塑造这种玩意儿,职业画家或许不如漫画作者。

      但要单纯论画工以及画技,那职业画家说是甩开了漫画作者几条街都不止。

      说句难听的,这次也就是单纯情况紧急,拉着东野司来凑个人数的。

      可怎么听着木岛中宏的意思,下次有机会还要邀请东野司来参加展会?

      正当影山文太思索着的时候,另一边的木岛中宏突然开口了:

      “影山副会长肯定没怎么关注前年的东京青年赏得主吧。”

      “呃那不是主要给未成为职业画家的业余爱好者以及高中生们设置的奖项吗?”

      他有些好笑地调侃一句:“东野老师可不止是漫画,他同样也很擅长油画,而且他两年前参赏的作品,严格来讲已经有职业级的水准了,甚至比我们新世纪协会里的一些会员水平还要高。”

      “还有这事儿?”

      影山文太感到有点惊讶。

      他确实不怎么了解东野司这个人,只知道对方漫画水平确实很高。

      旁边的木岛中宏也没多说,他直接从身边的公文包里面摸出了一本名叫做《历代东京青年画赏作品集》。

      这上面记载了不少历代获奖者的作品。

      而东野司的《东京夕阳·印象》以及《东京》就在其上,还被当做了封面。

      这待遇确实很可以。

      影山文太禁不住看去。

      不管是《东京夕阳·印象》还是《东京》,以他的目光看去,确实都已经是职业画家的水准。

      而且还是那种很有自己风格的画法。

      这让影山文太感到有些惊讶。

      一些天才级的人物确实是能在高中的时期就放光发亮艺术领域从来不缺这种‘神童’。

      但在高中时期就已经形成浓郁个人风格的人这就算得上是屈指可数了。

      东野司这两年前的画严格来讲应该是刚上高一时画出的作品

      这么一想,影山文太就忍不住干咳了两声,赞叹一句:“确实很厉害。”

      他并不是死要面子的人,东野司确实够这一句夸奖。

      同样的,影山文太也懂木岛中宏的意思了。

      对方这其实也算得上是未来投资了。

      要知道东野司现在才不过高三年纪,连大学都还没上。

      就算木岛中宏投资失败,他也就是花了点功夫,去请了几顿酒,跑了几趟。

      倘若投资成功,东野司以后在油画与漫画两方面都有影响力了那他可以说是赚翻了。

      反正稳赚不亏,那不如投资。

      真是个人精!

      影山文太一边想着一边看了眼将《历代东京青年画赏作品集》收入怀中的木岛中宏。

      而就在影山文太他们讨论的同时。

      另一边,东野司也从细川小春那边摸清楚了木岛中宏的底细。

      “木岛会长在文部省那边都有关系吗?”

      虽然早就想到木岛中宏作为新世纪美术协会的会长估计关系不少但东野司没想到,对方居然在文部省那边都有关系能够打点。

      要知道文部省那可是日本教育文化的中枢。

      在那里有关系也就意味着,木岛中宏只要不是往死里作死,他与新世纪协会就永远不会什么大问题。

      就算有大问题,有文部省这层关系打点,大问题也能变成小问题。

      细川小春见东野司一脸讶然,也是露出了几分没有想到的神色:“东野老师不知道吗?我刚才听你为凉花打点武藏野美术大学关系的时候,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他情况了呢。”

      “我只是曾经见过武藏野的山内教授帮影山文太说过话,所以就觉得新世纪协会与武藏野美术大学估计有亲密关系。”

      东野司为细川小春解释一句,随后才露出一抹恍然之色:“看来以后还能有机会再和这位木岛会长合作啊。”

      他这边要毕业上大学的人可有点多。

      东野千早、藤原葵、高桥由美

      要是有木岛中宏的帮忙

      指不定都不用那么辛苦了?

      东野司想着想着就禁不住点点头,一个想让几个女生都平平安安毕业的想法诞生了。

      不过在那之前,首先还是要展示自己的价值才行。

      木岛中宏看重的是自己画家的能力,而自己看重的是他在文部省的关系

      要想利用对方达成目的,那就必须让对方看见自己的价值。

      毕竟对方又不是慈善家也不是傻子。

      真就免费帮他东野司这么多忙。

      “那就得从这次的油画上面下功夫了啊。”

      东野司一边说着,一边摊开了手中的新世纪美术协会制作的宣传册。

      这上面有一些关于这次企画展的具体细节,也包括一些这次绘画主题的解读。

      春夏秋冬,四季的节气

      东野司忍不住沉吟一声,陷入了思考。

      自己到底是随着大流,也跟着别人一起画关于季节方面的景色,还是另辟路径,再想一个有意思的点子呢?

      老实讲,东野司其实更倾向于前者。

      画春夏秋冬的景色这就是专门比拼绘画的基本功了。

      毕竟景物一般来讲是没有什么绘画难度的,只是看你的画工与画技。

      而这个方面东野司很有自信。

      他觉得单纯靠着画工、画技,自己也能拿下这次展会上当之无愧的第一。

      你可以说东野司这是盲目自信

      但作为画家,连这点自信都没有了,那以后还要怎么在画技、画工上赶超别人?

      职业画家嘛这点锐气还是要有的。

      就算不可以,也要当作可以。

      可如果只是照本宣科随大流画景物。

      东野司又觉得不太符合自己的风格。

      随大众虽然不会犯错但这也太过泯然众人了。

      那么要怎么办呢?

      东野司显然是想得入了神。

      在他身后不远处的细川小春都看呆了。

      等会儿。

      东野老师。

      你不用我送你回家了吗?!

      喂!!!
猜您还喜欢看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天行战记
天行战记
作者:七十二编
天道之行,力争上游。夏北站在英雄殿雕塑前,看着基座上的...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