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22章 内鬼,又有内鬼

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22章 内鬼,又有内鬼

    当乐语看见阴音隐那一头白发,顿时明白他修炼的战法,是传说中的藏剑战法。

    在这个世界,‘传说中’并非都是褒义的,特别是涉及技术:古代的技术是必然比不上现在的技术,这就跟xp比不上10一样,技术是越来越完善的。

    辉耀两千年来,无数英杰创造出无数战法,然而能流传至今的不过数十种,绝大多数战法都变成‘传说中’惊鸿一现的技术,顶多在杂书野史里见识其闪亮之处。

    这些‘传说中的战法’,往往都因为学习门槛、总体威力等种种原因而消失于历史中,又或者被其他战法整合学习,只取精华,不留其名。

    然而有那么几种战法,虽然国家没有传承,军院也不会教授,但并不意味着没人学习,只是学习人数极少。

    但就因为存在这么一小撮修炼‘传说战法’的人,千羽流等军校学生都要学习如何应对‘传说战法’,那么当他们遇上这些传说战法修炼者,他们至少可以……死的明明白白。

    藏剑战法,就是一种‘传说战法’。具体修炼过程乐语也不清楚,他只知道修炼藏剑战法的关键,就是将光线藏入体内。

    但人类又不是植物,细胞也没叶绿体,分子结构也挡不住光,怎么可能将‘光’藏进身体里?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乐语也百思不得其解,但藏剑战法确实可以做到这一点。

    只是作为‘藏光’的代价,就是修炼者的寿命急剧缩短。

    光就如同剑一样,不仅仅给予修习者更强的破坏力,也一直在破坏修习者的身体。

    藏剑战法的缺憾还不止寿命缩短,按照军院的教导,藏剑战法从技巧上而言,并不比现在流行的战法强,甚至还要弱上一筹。如果大家在太阳底下公平竞技,藏剑战法百分百会被其他战法吊起来锤。

    然而攻击力不高,甚至还损害寿命的藏剑战法,为什么会被军院视为必须了解的‘传说战法’?

    这其中的奥妙,就在于藏剑战法的‘藏光’能力。

    所有唤醒者,都必须在有光源的环境下才能施展出战法威能。在黑暗无光环境下,唤醒者跟普通人几乎没有差别,顶多就是格斗技术出众一点,但因为失去光源,他们的精神力根本无法影响现实。

    然而藏剑者却因为体内含有光源,因此黑暗环境对他们几乎毫无削弱可言,他们不仅可以在黑暗中视物,甚至能让自己保持在如同正午的全盛状态!

    这就相当于一群法师在受到禁魔debuff的时候,忽然有一个法师能正常施法。

    因此只要在无光状态下,藏剑者可以一个人就屠杀一群唤醒者——黑暗带来的不仅仅是战力差距,致盲,恐惧,尖叫,混乱,这一切都无限放大藏剑者的战力。

    藏剑战法,古称‘暗行战法’,‘刺客战法’,这是一门哪怕威力不足,但只靠暗中杀人这个特性就能让无数人忌惮的传说战法!

    辉耀历史上许多刺杀事件,都有藏剑者的踪影。

    因此乐语在小黑屋里被阴音隐吊着打是再正常不过,那个情况别说乐语,就算蓝炎来了也得跪。

    不过藏剑者也并非毫无破绽,藏剑者因为生命急剧损耗,往往会早生华发。因此乐语一看阴音隐那头白发,就瞬间知道他是藏剑者。

    修习藏剑战法是明文规定的违法行为,藏剑者一旦被发现就是死路一条,直接打死还会有官方嘉奖,也就是十八街这种区域,阴音隐才有可能披头遮脸低调活着。

    “只能再活三年……”乐语看着阴音隐的白发,问道:“值得吗?”

    “如果我不修炼藏剑,我活不到现在。”阴音隐平静说道:“你能看见每一个藏剑者都是已经奋尽全力地活着……这也是常识。”

    “这个我知道。”

    如果不是没得选,谁会练藏剑这种战法。

    像这种削减寿命的战法,修炼时必定痛苦得千转百回。

    藏剑藏剑,意思就是把剑藏到体内,洞穿五脏六腑,化为身体的一部分。能忍着这种痛苦继续修炼的藏剑者,每个人的求生欲都是拉满到极点。

    虽然军院没有教导,但根据千羽流的分析,藏剑战法大概还存在一个‘速成’的隐藏特性。不然藏剑战法修习难度如此之大,学习门槛又如此之高,若没有缩短学习时间的方法,肯定早就湮灭在历史长河里了。

    “好了,我剩下这三年宝贵的寿命可不能浪费在跟你聊这些没营养的东西上。”阴音隐从怀里掏出一个笔记本:“开始工作吧。”

    “你这么乐观的态度,我怀疑你在说谎博取我的同情。”乐语吐槽道。

    “死亡并不值得恐惧,真正令人恐惧的,是没有希望。”

    阴音隐看着乐语,若有所指地说道:“所以你活着,而‘观星’死了。他宁愿死,也要保住你这个希望……我听说,是你亲手杀了他的?”

    “是。”

    “做得好,你保护了我们两个,也保护了星刻郡里的白夜情报网络。”阴音隐用笔戳了戳笔记本:“将那一晚发生的事全部告诉我。”

    乐语如实将里士杰与奎照的战斗、蓝炎的出手、林锦耀的暴起说出来,阴音隐一边记录,一边问道:“如果你跟蓝炎战斗,有几成把握?”

    乐语摇摇头:“一成都没有——就算蓝炎只有一个人,我有其他人帮忙,我也不认为能留下蓝炎,除非灭尽光源而且你来帮忙。”

    那个雨夜里的蓝炎,在乐语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或许万夫莫敌有些夸张,但一人成军却是恰当——这么一个可以硬撼子弹风暴的强者,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像蓝炎这种人,他在夜晚是绝对不会走进任何光源微弱的地方,甚至自己也会随身携带发光耀石。”

    阴音隐戳了戳笔记本:“这也是常识,不用谢。”

    “那换成奎照呢,单挑情况下,你能打得过吗?”

    乐语仔细想了想:“大概七三开吧,他七我三。如果我能找到他的弱点,或许能增加一成胜算。”

    这已经是乐语最乐观的推算——他的三成胜算里,有一层胜算是赌奎照惜命而他可以不要命。

    “你不用强调,我不会认为你有七成胜算的。”

    阴音隐笔走龙蛇,记录好这些情报后说道:“现在统计司根据‘观星’家里的书信到处抓人,‘观星’为人谨慎,没有暴露跟任何一名白夜行者的联系,但被抓的人里有不少是我们准备发展的种子……”

    乐语:“要想办法救他们吗?”

    阴音隐摇头:“你不用想办法,你公事公办就好。比起那些种子,你这颗钉子更加重要,万万不能轻举妄动,估计过不了多久,其中一半没多少威胁的人都可以放出来。”

    他顿了顿:“你知道吗,‘观星’的家人学生已经被放出来了。”

    “这么快?”乐语惊了。林锦耀的家人学生可是昨晚被抓回去的,今天就放了……还不满24小时拘留呢!

    阴音隐轻笑一声:“你今天去军院抓穆飞鸿,围观的人太多,造成的影响太坏了。军院学生中午就联名上书找丁义抗议。对于丁义来说,这群学生可是他未来的打手,因此丁义也不能不管,便催促蓝炎表个态,先把‘观星’那些没什么关系的家人学生放了。”

    乐语转念一想就明白其中关窍:军院学生知道找统计司没用,因为统计司只是不要脸的走狗,因此他们直接找上身为星刻郡郡守的丁义——丁义还是要脸的。而且蓝炎已经唱白脸了,他丁义自然要趁机会唱红脸收买人心。

    “也好。”乐语松了口气:“祸不及家人,林先生付出太多了,他家人弟子都是无辜的……”

    这时候阴音隐忽然阴测测说道:“无辜?你真的这么想的吗?”

    “什么意思?”

    “我帮你整理一下时间线。”阴音隐翻动笔记本:“一个月前,‘观星’接触穆飞鸿、枫川流等熟人,试探他们对白夜的态度。”

    “三周前,‘观星’在课后秘密接触进步学生,试探他们对逆光的态度,从那开始,他们开始进行秘密集会,学习先进的白夜纲领。”

    “三天前,‘观星’终于获得白夜总部的允许,拥有创建星刻分部的权力,可以发展预备役的白夜行者。”

    “然后,就发生了统计司抓捕林锦耀的事了。”

    阴音隐合上笔记本:“你不觉得,这个时间线有些蹊跷吗?”

    “可能是林先生他在发展新成员的时候太过张扬,所以被统计司注意到了吧?”乐语猜测道。

    “‘观星’被统计司注意到我毫不意外,甚至‘观星’什么时候被抓都是很正常的事。”阴音隐翻开笔记本,轻描淡写地说道:“他本来就是一个‘诱饵’。”

    乐语睁大了眼睛,许多情报在他脑海里碰撞出崭新的结论,他语气急促地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你明明已经得出了答案,却还是要找我求证一下吗?”

    阴音隐的语气很冷,仿佛在说陌生人的事:“为了在星刻郡发展新成员,白夜必须先让一名德高望重的人主动接触潜在的进步人士,然而德高望重的人,往往也是统计司重点观察的对象……从一开始,‘观星’的被捕就不是是否问题,而是时间问题。”

    “‘观星’在接下这个任务之后,他就绝不可能活得比我长了。他是白夜放出去的一个诱饵,当统计司吃下这个诱饵,就意味着我们白夜行者的行动要转入第二阶段。”

    乐语深吸一口气:“林先生从一开始……就注定是要死于非命的?”

    这么一想,林锦耀对千羽流的嘱咐就不是空穴来风的担心,而是一种先见之明的委托。他早知道自己会死在统计司手里,所以他选了千羽流作为他的行刑者——他的死亡会成为最有力的履历,彻底擦掉千羽流身上的所有‘污点’。

    “呵。”

    阴音隐没有回答乐语的问题,“你现在还有心思为死人悼念吗?现在危险的,是我们啊。“

    乐语有些不解:“林先生已经死了,我们还有什么危险?”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观星’虽然早晚都要死,但他被逮捕的时间点实在是太蹊跷了。”阴音隐用笔戳了戳笔记本:“恰好是白夜分部即将成立之前。”

    “现在‘观星’死了,但‘观星’播种的种子成员仍在,白夜不可能放弃这些新成员,只能从星刻郡的预备行者里挑选一人成为白夜分部的领导人。而就在这时候,‘观星’的家人弟子里却被安全释放了……”

    阴音隐说话云里雾里,乐语想了好一会才搞懂他的意思:“你是说,有人为了夺取白夜分部成立的胜利果实,所以故意举报林先生,让林先生被捕?”

    “看不出你还挺童真的,说的话就像是小孩子为了抢玩具而向父母告状一样。”阴音隐说话阴阳怪气的:“拜托,成年人的世界里没有童话。”

    “不过你说对了一点,的确是有人夺取白夜分部的胜利果实。那么这个如此工于心计又不择手段的人,他掌握白夜分部后,总不可能是想帮助白夜建设美好社会吧?他会怎么做,才能将白夜的资源,变现成自己的资源呢?”

    乐语陷入思考:白夜分部的资源,是什么?

    是成员名单。

    这些成员全部都是可以直接拉去打靶的逆光乱党!

    乐语恍然大悟:“他要将林先生发展的星刻郡新成员出卖给统计司!”

    “孺子可教也。”阴音隐一副‘儿子干得好’的表情,笑道:“你还可以想深一层。”

    “‘观星’在即将创建分部时被捕,然后统计司第二天就派你们大肆抓捕嫌疑犯,惹得民众怨声四起,向丁义施压,丁义就顺势让蓝炎释放一部分囚犯,而这部分囚犯将会因为自己的经历而获得白夜的青睐……”

    乐语倒吸一口凉气:“也就是说……”

    阴音隐白皙的脸庞露出一丝病态的殷红,语气里微微有些兴奋,冷声说道:

    “从一开始,‘观星’身边就有一个统计司的内鬼!”

    “统计司之所以等到现在才发难,就是因为时机已经成熟,怀有逆光之心的进步人士都被‘观星’钓上来。不仅是我们将‘观星’当做诱饵,统计司也将‘观星’视为诱饵,一个钓出叛乱者的诱饵!”

    “他们帮内鬼铲除上位的障碍,还为内鬼的履历添油加醋,为的就是让内鬼获得白夜分部的完整名单。”

    “统计司得到名单后,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就是常识了:他们可以轻易而举地将所有潜藏的叛乱者,连!根!拔!起!”
猜您还喜欢看
超级黑科帝国
超级黑科帝国
作者:吕天虾
一场无妄之灾,整个宇宙都被惰性化。物质的物理性质与化学性质...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作者:昨夜大雨
每部电影都是一段旅程,玛丽莲梦露的性感风情,海外孤岛的...
武侠世界大穿越
武侠世界大穿越
作者:我叫排云掌
一位武学天赋极高的现代散打高手,穿越于各类武侠世界中,...
星战风暴
星战风暴
作者:骷髅精灵
军校考试临近,二十八的基因数被直接取消了考试资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