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无限世界投影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测试

无限世界投影 第二百三十一章 测试

    庞大的建筑之前,一排排人影齐刷刷在那里站着,看上去倒是颇为整齐。

    “就是这里了么?”

    行走在路上,望着周围一片片建筑,陈子德不由点了点头:“不错,比起九峰城那边来说好看多了。”

    “还是早点进去吧”

    站在一旁,陈长铭轻声开口,在一旁轻声催促着,让陈子德早点进去。

    “知道了知道了。”

    陈子德点了点头,随后就这么一路走了进去。

    在此刻,四周聚集的人已经有许多了。

    看得出来,这一次太院招收弟子的事,此刻已经慢慢传播出去了,以至于四周的人都走了过来,派人过来参与测试。

    这种结果,也导致眼前的人多了许多。

    至少在此刻陈长铭两人的眼前是如此。

    在他们眼前,此刻附近密密麻麻,几乎到处都挤满了人。

    “听说这次还不是全部”

    望着眼前这些密密麻麻的身影,陈子德皱了皱眉,对着陈长铭轻声开口说道:“听说这次之后,还有更多次测试。”

    “也不知道这次到底要招收多少人。”

    “谁知道呐?”

    陈长铭轻声开口,如此说道。

    “不过,倒也有件怪事。”

    站在陈长铭身旁,陈子德轻轻笑了笑:“听说这次测试还有个规矩,只要一次没能通过,以后也就不能来了,只能通过走门路的方式进去。”

    “走门路?”

    陈长铭转过身,望了望他。

    “就是花钱买。”

    陈子德摇了摇头:“听说,一个名额就要上万两银子,当真是价格不菲了。”

    “能出得起这种价格的人,当真是非富即贵。”

    “倒是如此。”

    陈长铭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别看他此前花银子大手大脚,为了买一个消息,五千两银子随手就掏了。

    但在实际上,一万两银子这个数量已经很多很多了。

    一般的富商,全身的身家可能也就这么多。

    若是想要买这么一个名额,相当于便要倾家荡产了。

    而且,这一万两银子显然也不是全部。

    此后的学艺,住宿乃至于其他的还要交钱呢。

    与这相比,显然还是自己考进去更省钱一点。

    至少据陈长铭所知,这一次若是通过测试进去的,不仅各种费用都全免,甚至还有些其他好处,每人都有一份俸禄可领。

    这等好事,对于一般人来说当真是可遇而不可求了。

    在出发之前,陈一鸣也事先交代过了。

    如果能考进去,自然是最好,但如果不行也不用勉强。

    反正陈家不缺银子。

    对此,陈子德自己是已经放弃通过测试进去的心思了。

    倒是陈长铭的话,还有些希望。

    他当然可以直接走门路进去,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还是通过测试进去的好。

    此前那老人的话还在耳边。

    陈长铭记得很清楚。

    此前那老人所说的,是通过太院测试,而并非是单纯的进入太院。

    从这话中便可以看出,这所谓太院的测试,多半是十分关键了。

    陈长铭不想因为一时舒服而错过些什么。

    “尽管事先已经有所预料,不过看到这里这么多人,倒还真是”

    站在陈长铭身旁,陈一鸣摇了摇头,这时候显得有些无语。

    眼前的人的确有许多。

    至少眼前所见,便有足足数百人。

    而那些没有看见的,更不知道有多少。

    这么多的人,一般人光是看见,恐怕便要打退堂鼓了。

    “泥腿子的数量倒是不少”

    站在陈长铭身旁,过了片刻后,陈子德又笑了笑:“凭他们,也想来考试么?”

    迎着他的视线,陈长铭向前看去。

    在眼前的人群中,的确有不少人穿着破旧衣衫,甚至衣衫不整,完全不合身者。

    许多人的脸上都带着些虚弱,气色不足,面有菜色。

    看这样子,一看便出身不好。

    对此,陈子德嘿嘿笑了一声,显得颇为不屑。

    人自有一条鄙视链存在。

    对于华晋城中的不少王公贵族而言,陈家或许只是个乡巴佬。

    但毫无疑问,陈家同样也是一方豪强,算是个传承悠久的世家。

    陈子德出身陈家,尽管性情豪爽大气,但在某些方面也不由染上了些恶习。

    看不起寻常子弟便是其一。

    当然,这也难怪。

    自小习武,拥有一身优异武艺,陈子德与常人的差距其实很大。

    至少,若是一个普通人站在他面前,他一拳便能直接打死。

    有这等差距在,他会有这样的表现,倒也并不奇怪。

    陈长铭倒是没有他的脾气。

    尽管经历了许多,但他的三观性情还是以前世为主,并未养成陈子德那样的脾气。

    不过,望着眼前这些人,他还是不由摇头。

    希望很渺茫。

    与他们相比,这些普通人出身的人家劣势实在太大。

    其他方面暂且不论,仅仅只是测试方面便是如此。

    如陈长铭这般有背景之人,此刻基本都通过各种方式拿到测试的考题,有心者甚至已经背熟了。

    而那些普通人基本无依无靠,根本不可能有那个关系。

    他们想通过考试的方式,从这一次测试中出头,希望还是渺茫。

    不过,这种情况其实很正常。

    在大多数情况下,无资源者面对有资源者都会吃亏,这是难以避免的事,不论在陈长铭前世之时,还是在这个世界都是如此。

    唯一区别的,只是多少的不同罢了。

    陈长铭既无力,也没有立场改变。

    “到底是个希望吧”

    站在原地,他心中闪过这个念头,随后跟着陈子德走了进去。

    有背景者与无背景者,在测试的过程中便做出了区分。

    如陈长铭这等人,此前早就有人打点好了上下,此刻连测试的地方都与外面那群人不同。

    不是直接在外面进行测试,而是进入相应的小隔间中,在其中进行。

    “尽力就好,不行也无所谓”

    走在路上,陈子德对着陈长铭开口,随后一脸无所谓的进入了一旁的一个小隔间中。

    望着陈子德的背景,陈长铭暗自摇头,很想提醒他认真一些,但最后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因为知道这次测试的重要性,在此前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提醒过陈子德,甚至还不止一次的亲自辅导。

    但不管怎么辅导,最后都是左耳进右耳出,根本不听劝。

    面对这种情况,陈长铭也只能无奈放弃。

    与陈子德分开,他随后进入了一处独自的小隔间中。

    在此刻,小隔间中已经有不少人在那里等着了。

    见陈长铭从外面进来,他们回头看了一眼,便没有继续关注了。

    不过在这其中,倒是有不少双视线没有转身,而是紧紧的盯着陈长铭,就这么看个不停。

    “女人?”

    感受着远处视线的注视,陈长铭脸色不变,暗自皱了皱眉。

    尽管掩饰的很好,在某些方面甚至能以假乱真,但是陈长铭的感知力十分强大,一眼就辨认出了那些人的真实身份,赫然都是些女人。

    眼前的隔间大约二十人左右,而其中女扮男装的,便有足足五人。

    甚至还有两人,根本没做任何掩饰,就这么直接以女子身份示人,在一个角落里坐着。

    而在此刻,这些人都死死盯着陈长铭,就这么盯着他看,像是他脸上有花一样。

    对此,陈长铭并不意外。

    在回归本体之后,因为此前化身本源的带动,他的身躯不断蜕变,自身的容貌也越发精致,不断被那磅礴的神魔本源所优化,到了如今已经到了无法掩饰的地步了。

    以他此刻的模样,基本上每到一个地方,便会被四周的女子紧紧注视着。

    眼前这些女子盯着他,无非也便是这个原因罢了。

    早就习惯了。

    从外界一路向内走进,陈长铭脸色平静,就这么慢慢走进去,随意找了个座位坐下。

    在前方,一名穿着红袍官服的考官也忍不住抬头望了陈长铭一眼,随后才强制自己不再去看,而是故作威严的起身。

    “肃静。”

    他脸色威严,视线望了望四周,这才平息下四周的骚动。

    在这个过程中,陈长铭便独自在那里坐着,不动如山,对于周围的动静没有丝毫反应。

    又等了片刻,这一场测试才正式开始。

    一道道考题被分发下来,发到在场众人手中。

    望着眼前的考题,陈长铭下意识有些意外。

    一模一样。

    眼前的这些考题,赫然与此前陈一鸣给陈长铭搞来的一模一样。

    就连顺序也没有什么变化。

    “这也未免太”

    望着这些考题,陈长铭暗自摇头,这时候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不过,该怎么出考题,这是人家的事。

    作为考生,陈长铭此刻也只能认真应考。

    除此以外,别的他也没资格做。

    “不过这样的话,倒是好写了不少”

    望着眼前的考题,陈长铭心中闪过了这个念头。

    随后,他提起笔,就此开始书写。

    对他来说,眼前的题目并没有什么难度,就算没有接触过考题都没什么问题,更不必说是如今。

    倒是最后的策论需要临时写,不过倒也没什么问题。

    以强悍的实力作为支撑,一口气将所有题目写完,陈长铭随后看了看答题,开始检查。

    而在这时,前方的声音也开始响起了。

    “这次答题者,将自己的血留下三滴。”

    在前方,考官从原地起身,脸色威严,望着四周的人如此开口说道。

    “要留下血?”

    听着这个要求,陈长铭有些意外。

    这个要求倒是莫名其妙。

    这又不是前世,还能用抽血来进行体检。

    在这个世界,几滴血能用来干什么?

    “难道”

    联想起此前老人的话,陈长铭心中一动,联想到一些东西。

    过了片刻,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从一旁走来,手中拿着金针,开始取血。

    在这个过程中,陈长铭一言不发,老老实实的配合着。

    他倒不担心什么。

    例如担心别人用这几滴血施展咒术之类的,这种担心就没什么必要。

    这虽然是个有近仙者的世界,但也给讲究基本法的。

    先别说,大晋王室一口气将这么多人拉来测试,不可能是用来进行什么诅咒。

    就算真是用来诅咒,陈长铭也不觉得对方能把他诅咒了。

    况且,这无冤无仇的,也没什么必要不是么?

    用来施展咒术多半是不可能的。

    那么多半便是用来进行其他内容了。

    想到这里,陈长铭若有所思。

    过了片刻,测试的时间结束。

    陈长铭老老实实将答题上交,随后在一些人恋恋不舍的视线注视下,直接转身离开了。

    在这个过程中,倒是有些人心中蠢蠢欲动,想要上来谈话。

    但是身为女子,他们心中多少有些羞涩,还在迟疑之中。

    而在她们迟疑的这段时间,陈长铭已经从她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搭讪要趁早。

    不然,等你想通了,人也早就没了。

    从隔间一路向外,没过多久,陈长铭便碰上了陈子德。

    这家伙从另一个隔间里走出来,一副笑呵呵的样子,看这样子倒是没受什么影响。

    陈长铭没问他考的怎么样,因为问了也白问。

    于是,他只是拍了拍陈子德的肩,就这么轻轻开口。

    “回去吧。”

    他如此开口说道,就这么离开了这个地方。

    回到了府邸之后,接下来的时间,陈长铭也没有离开,就这么静静待在那里,默默的等待着结果。

    而此刻,在另一边。

    “有几个苗子么?”

    “不行,至今为止只看见两个,而且所发出的灵光还很弱,多半达不到标准。”

    一处小隔间中,一个穿着大红袍,看上去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皱着眉头,如此开口说道:“你那边呢?”

    “别提了。”

    在中年男子对面,一个看上去有些干瘦的老者呸了一声,开口道:“看了一圈,这一个个的,写的都是些什么鬼。”

    “老子把答题都拿出去卖了,他们还给这种答案?”

    “真是活该没这个命!”

    “别生气。”

    见瘦老头这幅模样,中年男子心里有些幸灾乐祸,但表面还是安慰道:“现在的后辈你不是不知道,一个个的心气浮躁的很,基本都拼命去习武了,有几个人能去看那些经意?去体悟那些道理?”

    “也是”

    干瘦老者深深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可他们不知道,有时候不被重视的,才是最重要的。”

    “也不是这么说吧”

    中年男子也叹了口气,开口说道:“对修行者而言,参悟经意的确很重要,但对于凡夫俗子而言,看那些经意又有什么用?”

    “参悟十年经意,不如一年习武”

    “这种情况,又有几人能耐得住寂寞,去参悟那些经意?”

    “更别说,参悟经意,这本身就是件很难的事”

    “也是”

    干瘦老头叹息一声,也点了点头,开口道:“不过这么一来,恐怕符合标准的人倒是不多。”

    “在正常情况下,想要身具灵慧已经很难了,数百人里不知道能否挑到一个。”

    “在身具灵慧的同时,还要求经意通达,那就更难了”

    “只能尽力了。”

    中年男子苦笑一声:“就算没有符合要求的,但至少几个精通经意,或是身具灵慧的种子,总是要找到的。”

    “不然,陛下那里恐怕不好交代。”

    “也只能这样了”

    老者点了点头,这时候也有些无奈。

    吐槽过后,他们干活,各自开始进行着测试。

    “华而不实”

    将一份答卷批改完之后,老者摇了摇头,随后拿起下一份答卷。

    一个名字瞬间露了出来。

    “陈长铭”

    望着答卷之上的字迹,老者暗自点头:“字倒是不错。”

    不得不说,在阅卷的时候,一副好的字迹,就是能给人加分不少。

    至少在第一印象上,字好的那一方已经占了不少印象分。

    当然,想要在此次测试中脱颖而出,光是字好是没用的。

    还需要实实在在的东西才行。

    看完字迹,老者继续向下看去。

    没过多久,他便不由精神一振,状态直接为之一改。

    “这份答卷”

    望着眼前的答卷,他的精神一振,这时候似乎连眼神都变得有神了起来:“恰到好处,恰到好处!”

    “虽偏离常规,但言语之间自有想法,颇为独特,给人以顿悟之感”

    “此人”

    他握着手中的那份试卷,这时候心中有些讶异。

    毫无疑问,与此前那些答卷相比,陈长铭的这份答卷给了他极其新奇的感受。

    尤其是最后的策论,更是给人以耳目一新,焕然开朗之意。

    让人见了之后不由精神一振,感觉极其独特。

    这种对经意的理解与感悟,老者还从来没在其他人身上见过。

    在某种程度上,这是当然的。

    所谓的经意理解,归根到底,是对道理的一种解释,也是对世事的一种积累与体悟。

    想要更好的理解这些东西,除了需要实实在在的天资之外,自身的经历与灵感体悟也十分重要。

    而在这些方面,陈长铭的优势极其明显。

    从前世穿越到这个世界,他本身便带着前世文化的庞大积累,带着对许多道理的理解。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便是一种庞大的优势。

    况且,陈长铭的优势还远远不止这点。
猜您还喜欢看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飞剑问道
飞剑问道
作者:我吃西红柿
在这个世界,有狐仙、河神、水怪、大妖,也有求长生的修行...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