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八百九十五章 一叶障目

咸鱼的自救攻略 第八百九十五章 一叶障目

    前两个条款执行后《深夜画廊》的总股数回到940万股,华云基金占有其中的570万股的投票权。他们这个算盘在房诗菱看来相当于以入股增资750万为对价,获得《深夜画廊》矩阵两年的经营权。两年内赚到的钱,按股份分配给股东,但是房诗菱那份得分给华云一半。

    这个方案算是仁者见仁,房诗菱倒是不觉得对方一定能赚到,因为对方相当于获取一项代理运营服务的权利。本身代理运营服务也是要按一定比例分成当作服务费用的。

    特别是自家知自家事,现在《深夜画廊》这个广告状态简直是,对方进来之后发现真相,不撕自己就算轻的。

    其实房诗菱多虑了,对方是肯定不会撕她的,而且一旦她发现真相,知道郑佟是怎么来怎么去,谁撕谁还不好说呢。

    对房诗菱来说万般无奈的是,现在的局面之所以缺这几百万怎么都不行,不是找不到钱,难就难在条款上。就缺这么点钱,合法的手段只能以投资的方式进入公司的账,向银行或者其它金融机构办理贷款都不行,大夏基金一定会以重大借款为由起诉。

    如果《深夜画廊》经营正常,房诗菱是不怕的,大夏也不可能起诉,甚至法院都不会立案,什么企业还没个贷款需求呢?为了经营企业而贷款非常正当。

    但现在不一样,以过去几个月《深夜画廊》的动荡,大夏直接起诉房诗菱贷款不是以经营为目的,天知道法院会怎么判,很可能整个盘子直接崩了。大夏一直无力阻止她走钢丝但是心态非常不好,想法是什么她早就门清了——想跳车跳不下去。因此一旦有跳车的机会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跳。

    但是如果有金主爸爸入主,然后以不低于12.5元每股的价格增资,谁也拦不住。只是现在并没有任何金主表现出为她纾困的兴趣,除了华云基金。

    甚至在这之前,她的财务还跟她出了个极限操作的主意,但是要她自己承担法律风险。其实说白了就是自买自卖,类似于自充值。

    于是房诗菱就无奈了,她倒是不怕承担做账的风险,而是这个逻辑不通。她要是有钱,自己投深夜画廊几百万就把帐平了,根本不用自买自卖,问题是没钱。

    这么多年因为从没用《深夜画廊》做过收入,她自己就没存下多少积蓄,暴涨的是身家,唯一的不动产就是个一居室。但是之前那次B轮融资,融了1000万然后挪做它用的时候,为了让跟投的人有信心,她自己也追加了10万股,持股达到510万,因此那时就已经把自己的房子抵押出去才换了点钱。

    虽然后来这十万股是优先权比较高的十万股,比她500万原始股方便处置的多,也可以用于质押,但是没上市的企业基本没人接受股权抵押,所以根本换不来钱。现在上哪找几百万去?只能跟人借。

    所以要承担的根本就不是法律风险,而是人情风险。这种风险在花团锦簇的时候无穷小,跌到谷底的时候无穷大,什么同学朋友之类的根本靠不住。

    因此当雷思云问她还有两天了,你还坚持个什么劲的时候,房诗菱真正的底气是——向高文明借钱。或者向高文明募资,让他投这几百万进来,当这个金主爸爸。这也是她最近两个月虽然焦虑但是一直没有绝望的原因,还有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房诗菱相信自己只要开口,就一定能把钱找来,只是万分不愿意开这个口罢了,很可能引发超级刺激的场景。真要是没办法了也只有这一条路,但是万幸,雷思云还有条款三。

    条款三,华云基金承诺在这两年内锁定投票权,不向第三方转让《深夜画廊》的投票权,但收益权的一半不在承诺范围内,可以用于交易,只不过期限只有两年。同时过程中房诗菱享受保护性条款,也就是说,两年内华云基金主导《深夜画廊》进行融资是可以的,但公允价值必须不能低于每股12.5元,否则按照触发棘轮处理。

    与之相应的是,两年期满之后,房诗菱有机会要求华云基金对《深夜画廊》启动整体并购,价格不低于15元每股。也就是说如果任何股东包括房诗菱在内两年后肯卖,触发条件后华云都要收,收购价到时候再谈,但最低15元每股的价格华云承诺一定认账。

    如果有人不想卖当然也可以不卖。

    这个条件比较能打动她,特别是对那批中小股东来说,虽然溢价率不高,但是也算是在经济寒冬中保住了本金,跑赢银行利息了,这年头连银行都有暴雷的,他们还想咋的?应该很欣慰了吧?

    “所以,这个整体收购的激活权,到底是什么?是业绩么?”房诗菱想到她自己,创业个七八年,最终收获个七八千万,算不算是对她前三十年的人生有个交代呢?“我跟你讲,雷总,我跟我的粉丝们那么多年感情了,你让我把他们出卖给你们做收入,我非常痛苦。”

    “不不不,你弄错了房总。”雷思云按了按鼻梁,掩饰自己的不屑,心说你都这时候了还装什么bility呢?“你还是先听一下我们做的计划和安排吧。首先,方案达成之后,华云基金将整合旗下自媒体资源成立集团公司‘看一眼’,重组《深夜画廊》的业务模式,重点转向直播和短视频。重组后的《深夜画廊》仍然单独核算财务,原股东运营收益不受影响。

    其次,看一眼集团由罗鹏罗总出任集团总裁,负责产品线,《深夜画廊》的各个自媒体账号都相当于一条条产品线。其实你也认识,他以前混直播圈的时候叫左眼,现在不能出镜了,但是做做管理和运营肯定没问题。然后你还是《深夜画廊》的CEO,继续保持对相关产品线的影响力,只是需要接受集团的领导,向罗总汇报。”

    这套官腔打的挺猛,房诗菱听的一愣一愣的,但是条件呢?“您的这个安排倒是挺妥当的,但是,不会是以我个人服从集团命令作为激活权利的条件吧?”她勉强的笑了笑,“我还以为会是一个量化的指标。”

    只见雷思云目光玩味,说:“肯定是量化指标。我现在的想法是,请您亲自做出镜的主播,按照一天三小时计算,每周直播不低于21小时,内容不偏离集团给定的剧本,以周为出勤单位,出勤率达到多少具体咱们再商量,您看怎么样?”

    “……”

    房诗菱目瞪口呆!这算什么指标,这开玩笑的吧?问题是开玩笑也没有这么开的啊?你们把姐姐当成什么了?而且看雷思云似乎还有别的想说?

    “您有什么计划就直说吧。”她等了半晌,发现雷思云非常沉得住气,只得放下打印纸,往卡座后背上一靠,两条大长腿往回一收,极不淑女的交叉起来。

    此时,一直坐在雷思云旁边的耿斌忽然一探头,说:“我们现在有个不太成熟的计划,做区块链自媒体内容。”

    “什么什么?区块链?”听到区块链这三个字房诗菱身子刚缩回卡座里立刻又弹出来了,“区块链不是被国家大力打击过么?好像封了一大批大号,死伤惨重啊。”

    “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雷思云得意的说,“最近上头的风向可能要改。”

    他的手指戳了戳上边的空气:“而且,大号死伤枕藉,不是新进场的红利么?这是机会,不是风险。”

    “可是,《深夜画廊》并不适合吧……您为什么不找些金融财经之类的号呢?”

    “哪有什么绝对适合或者不适合的?”雷思云盯着房诗菱的腿瞧了瞧,“从纯商业元素考虑,我的条件已经是最有诚意的了吧?你应该找不到比我更有诚意的了。而且,郑德那边我毕竟是有消息渠道的,他们打算怎么做……你懂我的意思?”

    房诗菱仍然本能的感觉到警惕和不妥,“但是,但是我没搞过直播和短视频啊。我一直都想搞,也尝试过,效果并不好。而且直播跟区块链又有什么关系呢?”

    “啊哈哈,直播能力不是问题。”雷思云微微一笑,“虽然左眼不能亲自出镜,但是可以亲自指导啊。到时候就由你亲自出镜做直播解说集团的区块链项目,效果肯定好。”

    房诗菱的面容瞬间凝固了似的,但是雷思云当没看见,说:“这没什么不可以的啊。国内最头部的公众号里冷兔肯定算是有一席吧?现在兔厂的创始人也亲自出镜直播呢。”

    那能是一会事吗?那可是区块链啊!几乎是国内负面舆情最多的领域。房诗菱心说我不出镜我什么都能推个一推二六五,我出镜了就坐实了是我,要负责任的!

    只听雷思云接着说,“虎批的耿斌耿总是国内领先的区块链打假达人,虎批这个公众号就是他用来打假的,揭露了很多空气币坑骗普通用户的套路,在币圈现在可谓是‘谈虎色变’啊。我们选定这个方向也并不是要收割你的粉丝价值,而是增强我们的渗透力和影响力,带动整个行业的发展,净化国内区块链市场。”

    “那我考虑考虑吧!”

    房诗菱说完离开,扭头就去找了高文明。结果她的眼镜差点碎掉,因为高文明说:“我的钱?我的钱都压在古玩里了取不出来啊!你看我这黄花梨,我这小叶紫檀,这都是钱啊,你用钱提前说行不?”

    房诗菱都要哭了,心说你个坑爹的竟然拿救我命的钱买古玩去了!岂有此理啊!

    看到房诗菱委屈,高文明也麻爪了,好不容易房诗菱亲自上门,八百年难得一回,但是后天就要用钱,今天怎么办?古玩又不是硬通货随时都能卖掉变现,文玩这行是最不能搞甩卖的,别的东西说我不要了直接打八折挂上咸鱼,古玩不行啊!古玩是端起架子别人跪舔,放下架子别人都以为是赝品,别说打八折了,一折都不行。

    “要不我给你想想办法借一点……”

    房诗菱眼看就知道高文明是真的为难,不是装的。

    “不用了,我接受华云的条款就行了。”

    另一边,雷思云和耿斌也在合计,特别是雷思云,心里有很多念头,形成一个个未解的疑问。

    他试探着问:“耿总,您回国以来太低调了吧?我感觉您应该大展拳脚的啊。”

    作为掌管华云基金的投资公司总裁,出资人的实力他当然要关心,然后就感觉特别别扭。对华云耿斌一出手就是7个亿,而且这不可能是他的全部家当。据说人家是白手起家在米国挣下泼天价的$,拿回国内创业,好人啊!和去纳斯达克割韭菜,拿钱回到国内补贴咖啡用户的瑞幸一样都是大大的好人。但是这么有钱的人,低调的也太过分了吧?

    要是个傻大款随意挥霍钱财也就算了,问题人家不是,这百分百是憋着做事业的,行止进退都有计划,而且到了掏钱的时候非常干脆,执行计划好不犹豫,从砸钱的章法上就能看出来是存在强烈目的性的。只是到底目标是什么,为什么要搞一个虎批一样的公众号,自己才疏学浅分辨不出来罢了。

    其实这些也还好,最让他忌惮的地方在于,华云基金的注册法人之类的,被耿斌洗的一干二净八竿子都打不着,成了名副其实的“实际控制人”,从明面上查过去根本看不到耿斌这个名字。这么设置就显得耐人寻味了。

    雷思云问完就一直盯着耿斌的表情,然后什么也看不出来。只见耿斌活动了一下颈椎,脖子骨发出些微的响声,浑不在意的说:“这不是正在展嘛?我这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你放心,仨瓜俩枣的我不挣,到时候带你一块吃香的喝辣的。”

    说着,他把脑袋凑到雷思云边上,用大拇哥指着他自己说:“你得相信,哥赚钱的能力是这个。两年内,华云基金的规模肯定扩充到五十亿。”

    雷思云观察耿斌,耿斌又何尝不观察雷思云呢?这么试探就说明雷思云开始往多里想了。

    不过耿斌不怕,雷思云肯以一家中型以上基金高管的身份屈尊降贵来他这个小基金宁为鸡首,是因为他给开了高薪。这样的人别说不知道什么,就算是知道了也一样能用钱搞定。

    甚至于,雷思云也不是没有怀疑到点上过,因为他给出的两年之后允许赎回的条件实在是太赤裸了。在房诗菱看来可能是华云基金打算借鸡生蛋用《深夜画廊》做两年收入,当成这笔投资的利益所在,但雷思云知道,对耿斌来说小钱根本没意思。那么他是为了什么呢?

    很快,房诗菱和雷思云达成了协议,然后一系列财务操作之后,郑德基金如期收到了三千五百万。

    这一下就把楚垣夕打了个措手不及,他嘴上说着对《深夜画廊》无感,只想拿回《房哥》云云,其实已经等着协助郑德接受《深夜画廊》呢。连《深夜画廊》内部的工位怎么排的,什么人干什么的都弄来一份,准备无缝衔接人尽其用,第一步就是把郑佟给干出去。

    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这个华云基金是什么鬼?似乎在哪听说过?但是实在记不清了。

    紧接着《深夜画廊》发了一篇示威似的长文章,名叫《铁肩担道义,华云基金救助画廊始末》。其实《深夜画廊》的粉丝也不傻,早就看出来这个账号在发疯,现在终于水落石出,原来疯狂恰烂饭是因为要被野蛮人夺走了?现在终于是保了下来。

    文章里房诗菱深刻检讨自身没有跟上自媒体发展的形式,今后要向直播和短视频转向,然后承诺亲自开直播。顿时一群粉丝蜂拥而至在推文里刷赞赏,气得房诗菱大骂,但又不能质问这批粉丝早干什么去了?

    楚垣夕顿时爽然若失,心中不禁要问,这个结果是自己想要的吗?郑德其实没什么指责的必要,人家不想控股《深夜画廊》,就想赚点钱,这也无可厚非,无非就是签对赌签的太少了没有实现最大化的价值。

    但他总感觉不爽,仿佛一个早就预定下来的玩具被别的小朋友夺走了。房诗菱,毕竟是个特殊的人,就算已经可以用平常心来看待她,但是这种感觉总不会立刻消退。

    更何况下套的人还是自己呢?

    这些天其实江湖上也有不少事情发生,比如说享誉近二十年的老牌英文教育机构韦伯,跑路了,国庆之前以装修等等名义听课封楼,十一过后人去楼空,跟那些跑路的健身房如出一辙。

    最神的是,不但欠薪,而且学员居然和去年暴雷的长租公寓租户落得几乎一样的囧境。被要求做学费贷款交学费的,有人已经把贷款办到了2021年,学校跑了,贷款还得继续还。
猜您还喜欢看
神藏
神藏
作者:打眼
一念之间,沧海桑田 打眼带你进入古玩的世界!!!
夺舍之停不下来
夺舍之停不下来
作者:bigsun
普通的小市民,意外生死,欣喜获得高等文明复活系统,夺舍...
超品相师
超品相师
作者:九灯和善
关于超品相师: 相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 风水有...
从仙侠世界归来
从仙侠世界归来
作者:发狂的妖魔
五年前,萧凡突然神秘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没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