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棘鸟之魂 > 第70章 发难外院

棘鸟之魂 第70章 发难外院

    圣骑士问:“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是为君子道。君子当享大智慧,何来之有?”

    陈玄武答:“居于陋室之中,俯身于尘土之间,可安于本心。鲜衣怒马,光环加身时,则怀众生心。悬崖勒马,追兵在即时,当持清静心。故安于当下,行善众生,清静终守者,享大智慧。”

    ————————-萨伽亚圣女汇编《棘,陈玄武传》

    “将军,该定个主意了。”正坐在巡抚营一处值班楼办公室里的芬德乐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望着已经在房间里不知道来来回回踱步了多少趟的一叶青宗师,很是无奈地说道。

    在凤兰山和陛下一番不知所以的交谈后,两人几乎是一路无话地返回了巡抚营的营房。一叶青宗师更是命令下属们将老人提到的那四座城池的城防图纸从库房中运了出来,就这么散乱地铺在办公桌上看了一天一夜。

    除此之外便是吃饭喝水,然后偶尔出门透个气。沉浸在图纸之中的宗师竟然像是完全忘记了一直坐在旁边的芬德乐,从头至尾都没有和他说上一句话。芬德乐耐性再好,神志再坚定,也实在是等不住了。

    一叶青宗师闻言脚步骤停,而后缓缓转过头望向芬德乐,嘶哑着声音问道,“庭长先生,贺兰山城竟然有陷落的危险,那可是宗教庭的祖地,庭长先生真的一点都不在意么?”

    看了整整一天一夜的图纸,他的眼圈红肿,血丝密布,看起来更像是神典中描绘的恶魔。出乎他的意料的是,芬德乐似乎完全没有思考,毫不犹豫地答道。

    “不会,我也不相信。不过是潜在危险等级越线而已,从前并不是没有出现过。虎跃峡里的山贼剿之不尽,就算是帝国军队都没有办法,那是因为他们依仗着蛮夷留下的屏障。就凭这几只缺兵少粮的蚂蚱,就想威胁千年雄城?根本是痴心妄想!”

    芬德乐并不是贺兰山城人,但他是在贺兰山城跨越第一道和第二道门槛,初步掌握逐尘真义的第一人。自然而然,对于这座曾经赐予过他无上机缘的城池有着别样的情感。

    在听到蛮夷这个词时,宗师的眉角跳了跳,仿佛是被芬德乐的话不知勾起了什么回忆,陷入了沉思之中。

    “宗师先生,不要再犹豫了。陛下既然让我等注意城防,必定是担心当年十六城联盟的死灰再次联合复燃,将矛头指向王城。我们现在连坐度道的道门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真的动用全部力量逼迫他们就范。”芬德乐一字一顿的说道,显然早就已经拟定出了计划。

    “噢?那么庭长的意思?”一叶青宗师有些意外芬德乐竟然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原来的计划,不由得诧异地问道。就算是不知道坐度道的山门,一样可以向鹰王度学院的外院施压,然后将坐度道逼出来啊,他心想。

    芬德乐淡淡一笑,缓缓说道,“如今鹰团在外历练,宗教庭总坛般到了凤阳山脉,那么如今城内最强的力量不是只有坐度道了么。既然陛下说四城危急,那么何不让他们派人去呢?内院弟子出门历练向来都要有外院弟子陪同,那么趁着外院弟子临时进入道门与内院弟子汇合时前去逼问不就是我们最好的机会么。”

    宗师沉吟颇久,眼中忽然闪过一道异彩,“你是说我们暂时按兵不动,趁着外院大比的机会,让潜伏在外院中的眼线获胜并直接加入护卫队伍,从而直接获取临时进入道门的道路?”

    芬德乐接过侍卫们送来的咖啡,往里面加了勺糖。一边搅拌着,一边答道,“正是如此,也可以借此麻痹坐度道的眼线和各门长老。每个月月末都会有长老前去叙职,不乏有大智慧的人,必须躲过他们的算计。”

    一叶青宗师抚掌大笑,“庭长真是神算之人,此计妙计。在情在理,想来坐度道没有任何由头拒绝。”

    宗师说着将铺在桌上的卷轴收了起来,正色说道,“庭长先生既然已有策略,想必也安排好了人选。本将军只有一事相求,还望庭长先生满足。”

    芬德乐这几天为了女儿的下落一直不眠不休,靠特浓咖啡提神也渐渐不再起作用。他疲惫地就着一块焦糖蛋糕将整杯咖啡灌下,脸上的皱纹这才舒展了一些。

    此时见宗师有请求,他便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毫不犹豫地说道。“宗师先生。我先是父亲,再是王域子民,最后才是牧师。所以宗师不要有所顾忌,请讲吧。”

    宗师早就料到芬德乐会答应,忙用眼神示意此刻正避讳两人谈话,站在玻璃幕墙后的侍卫再去打两杯咖啡来。然后寻了把椅子,坐在芬德乐的对面,严肃说道。

    “庭长所说不错,在革命者之前,叶某我也是王域子民。所以这一次不论发生了什么事,负责交通枢纽和城池周边安全的巡抚营绝对不会坐视不管。请庭长先生务必寻得机会将要参加大比的候选者们送到我的宅邸,我要就行动的内容进行一些布置。”

    芬德乐见又有一杯咖啡送来,便站起身,从办公室的冰箱里又取了一块巧克力焦糖蛋糕,随口赞道。“将军夫人的手真的巧,这巧克力涂层和教堂的夹心涂抹得恰到好处,好吃。啊将军是说这个么,没有问题。”

    宗师不置可否,他知道这蛋糕是自己的女儿厨艺课做的。但不这时候却不好说出来,以免刺激到芬德乐此刻已经十分脆弱的神经。

    不想芬德乐下一次灌下一杯咖啡后,精神好了很多。他站起身,从腰间解下一柄形若长矛的小钥匙,放在宗师的办公桌上,说道。

    “宗师先生既然有事要交代,那芬某就只负责把人带过来吧。这是神典库贺兰山城资料橱的钥匙,也是总坛的机关钥匙。想必对先生的计划,一定会有帮助。“

    一叶青宗师神情一凛,连忙起身拜谢。他没想到芬德乐经历迷失爱女,和兵部较量以及陛下的质询后还能保持如此警醒和镇静的意识,不由得倾佩异常。他恭谨地将钥匙收到一个小匣子里,而后亲自将芬德乐送了出来,自然不忘了往他的手里塞了一个装满了巧克力焦糖蛋糕的袋子。

    巡抚营外,他的妻子一直在驾车等着他,由于等的时间太长早就已经枕着靠椅睡了过去。这时候见他回来,忙启动车子。

    灯光中隐约可见她的眼圈依然红肿着,眼神中却带着平静。她相信陛下作为瀛氏的族长,不可能不对她有所照拂,那么现在她一个弱女子便只能相信并依赖丈夫的决策。

    就在这场揭开被后世喻为“新战国时代”序幕的谈话进行的稍早些时候,城南一座皇家林苑里正在进行一场期中考核。狩猎者联盟作为鹰王度军事学院外院的中坚力量,虽然修行者力量参差不齐且不受管辖,但由于对军队有着独一无二的影响力,因此皇室对他们的尊敬仅在坐度道之下。

    期中考核选在教习们熟稔无比,学生们很是陌生,又不具有太大危险性的皇家林苑可以说是皇室们给予出的一项大力支持。当然能在百草园考核,也可以说是这些学子们的幸运了。因为这座皇家园林曾经走出过药圣奚百子,是为数不多的向公众开放的几大著名皇家园林之一。

    尽管很多人在考核前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或是砸下重金,或是以重礼贿赂守园人,为的便是在考核场地封锁之后再进场走上一遭。但这时候排列在教习们拉起的警戒线后的人群们还是骚动不安的,一个个脑袋不断攒动着甚至直接跳将起来。

    这是因为警戒线上修建起了一道即长又高的栅栏,间或分布着木制的箭楼,想来因该是打分的教习们所在之处。栅栏之间的间隙由于斜封着木条的关系,里面的事物被切割得零零碎碎,根本就分辨不出里面究竟是什么场景。

    场间众人讨论的话题各不相同,但大多离不开考核的项目,考核场地的改造。家里富足的正在炫耀从头到脚武装的各种奢华装备,甚至连兵部配发到地方军队的制式电磁跟踪短弩都藏在袖中。身强力壮,技术精湛的则在大秀肌肉,或是大吹大擂以前在外出历练时候的奇遇。

    不过有两个本因该在考核队伍中的年轻人此刻却藏在警戒线后的一处丛林里,两人穿着丛林伪装服,手里拿着望远镜,正在打量着丛林深处检查场地的教习们。这两套从野战课老师的试衣间里偷来的伪装服太过逼真,竟看不出两人的面容和性别。

    直到一个有些怯懦的男声响起,“姐姐,你看好了么。可不可以告诉我怎么退到人群里面去了么,考核真的快开始了。”说到最后的时候,这道声音里甚至还带了哭腔了。

    “嘘,急什么急。一个大老爷们,还哭鼻子,说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一道严厉的女声立时响起,同时,说话的那道身影稍稍站起了一些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脚腕,而后又迅速静止不动。

    看着那道把自己骗进子虚乌有的爱国者社团,而后以强悍的武技镇压自己的女子,男孩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刚才想说却没有说出口的是,“你既然吃准了能过,跑这里干嘛,还带上我?这不存心给自己找不痛快嘛。就算给自己找不痛快,为什么还要捎上我?”

    他也就只能心里想想,被镇压以后也只能换了一下望远镜的方向,观察起后退的路来。

    然后他的心变得拔凉拔凉的,来时那个水管工人走的地道口这时候已经有教习在巡逻。丛林与警戒线之间是一大片空地,这还怎么回得去?难不成真的要在光天化日之下走回去?那和放弃考核有什么区别。

    前面是教习们布下的丛林迷阵,后面是视野开阔的一座座箭楼,无论怎么看想要重新回到待考的人群里都是痴心妄想。万小金沮丧地放下了望远镜,后悔自己今早为什么要这么早出门。若是晚上几分钟,就不会被社长碰巧撞见了,也不会来到这个鬼地方。

    没事干,就睡觉,这是万小金在体能训练课程与文课错综组合的外院里被折磨了一年后得出的一个重要教训。最快的速度进入深睡眠,那就闭眼就成。最快的速度脱离睡眠状态,睁眼就是,如此非人的状态转换,小金同学可以说是掌握得淋漓尽致。

    于是放下望远镜的下一秒,万小金便躺在了铺着厚厚的枯叶层的地上呼呼大睡起来。“死猪!一觉醒来就能变出一座金山么,睡一觉考核就过了?”那道犀利的女生愤愤地嘀咕了一句,却没有立即把地上的小金踢醒。

    考核将于下午四时整开始,只剩下半个时辰。这个时候在丛林里布置考场的教习们已经开始逐渐退了出来,向着几处箭楼集中。位阶更高的巡逻教习们开始从箭楼里走出,准备替换那些退回来的教习。

    “喂!李三炮,你也太过分了。这都要开始考核了,你还在装弩机啊!”说话的是一个留着平头,神情颇为不羁的一个男学生。

    他口中的李三炮并不是那个一身上下满是玲琅满目的武装,名叫凯良君的富家子弟。而是一个一身农民子弟的粗布衫,正蹲在灰尘扬扬的地上摆弄一架自己拼装的木制手弩的学生。

    可惜的是李三炮的注意力全在地上的驽机上,根本就没有听到自己的同伴说了什么,倒是一直站在后面和几个女生眉飞色舞地讲述自己在迷影山域历练时猎熊,射雕的壮举的凯良君听到了。

    他极其不屑又满怀同情地拍了拍那个,方才发出抱怨声的矮平头的肩,“我说陆平头啊,你就认栽吧。你那被你吹的神乎其神的睡神王子都跑路了,就算找这个插班生代替又有什么用。”

    见身边女生的眼神有些不是很友善,凯良君马上转了话头,“要不这样,你看我这一身挂载的,到时候也不一定都能用得上。那个农村小子怕是第一次见到连弩机,看得再认真,威力也就那么大。不如这样吧,这两架精铁手弩就送给你们了,让那小子开开眼。”

    陆平头见他随意从腰间取下两柄袖珍的精铁手弩交到自己的手中,不由得喜出望外,但随即心里也闪过一丝失落。毕竟能将这种在军队里面也只有特种兵才能用的装备随意送人的人,肯定自己还有不少好得多的东西。

    但他自然不敢表现出来,诚惶诚恐地将两柄连手弩和两小铁桶的箭接下来,然后连连向着凯良君鞠躬致谢。凯良君见身边几个女生都露出了崇拜的神情,不由得很是满意。一边虚扶,一边悄悄凑到平头的耳边说道,“快把这穷小子拖到后面去,小爷我今天已经够大度了,别再妨碍我和那几位谈天。”

    陆平头哪里敢拒绝,更何况人家还送了这么贵重的东西。于是他一把将地上的李三炮拽了起来,一溜烟地窜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又是一年复习季和中高考的时节,无论你是否是我的书友,都祝愿你旗开得胜呀。另外,复习季期间暂停更新噢,6月7号后咱们再见。当然,为了补偿大家,这次将三章连续放出,祝大家阅读开心,复习开心,考试开心!别忘了你的书票噢!

    (本章完)

    搜索书旗吧(www.shuqiba.com),看更新最快的书!
猜您还喜欢看
武炼巅峰
武炼巅峰
作者:莫默
关于武炼巅峰: [新人写作季作品] 武之巅峰,是孤...
修炼狂潮
修炼狂潮
作者:傅啸尘
大灾变时代,一道剑光自天外而来,破开了地球与昆仑界的界...
雪鹰领主
雪鹰领主
作者:我吃西红柿
深海魔兽的呼吸形成永不停息的风暴…… 熔岩巨人的脚...
天行战记
天行战记
作者:七十二编
天道之行,力争上游。夏北站在英雄殿雕塑前,看着基座上的...